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一个贝莫本》初宣

配对:Classica Loid 贝多芬×莫扎特
分级:全年龄
价格:30RMB↑↓
尺寸:A5
内含:文4w+,彩图2幅
内页预计80g米黄道林纸,约40+页。
练习本封面,上课摸鱼最佳拍档。
参本人员:苏九  @苏九____ 、晴人 @晴人今天也要吹爆有栖川  、灵瞳  @紫夜渊瞳 、柳慕  @马猴烧酒慕慕子√ 、七多  @寒柝七響。  、青菜  @盐水青菜  、伍壹叁  @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YY  @Yy•Carl

“各位,请你们留意这贝莫的第一本同人本吧。它怕是不能名扬天下,但是里面的粮不会太难吃。”

【ATTENTION:此本不会开售通贩,想要购买的贝莫同好大宝贝请私讯 @贝莫国际发电总厂 或者加入QQ群818052044进行预定!!!】

我大聲詢問一下,這個印58mm高光膜勛章有人要嗎,一對大概十塊出頭(不知道不知道我沒印過)
(如果有機會之後搞個烤漆愛麗絲pa貝莫(做夢)

是什么把我一个扇贝写手带向画画的路?
是爱还是责任?
是坑冷啊我qnm(……)
P1POTO au贝莫,又名嫦娥奔月
P234瞎几把摸的单人
求求你们我想吃粮……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drizzle: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贝莫】《致远方的恋人》七夕贺

Classica loid fanfic

 

配对:贝多芬!/莫扎特!

ATTENTION:年龄操作有。大家都没有musik。OOC,OOC,OOC。

Summary:“再给我七十四分钟,沃尔夫。”

 

碎碎念:是BE,有什么能比他们重蹈重生前的覆辙更令人难过呢。七夕快乐(

 

01

 

 

“我要找莫扎特。”

 

 

 

 

白发的男人站在音羽馆钢琴教室的柜台前,如是说。

 

 

颇为宽广的大堂中,墙壁上贴着管风琴的壁纸。

 

 ...

【贝莫】《嘿今天的煎饺请看这里》


  Attention:OOC,情节极致沙雕,没有剧情。
  配对:煎饺师傅!贝多/路边弹琴卖唱!莫扎
  Summary:锅内水汽闷响着,共油与内馅糅合成煎饺之歌。
  
  
  
  
  -
  
  
  贝多高中毕业读的音乐学院,折腾了五六年,出来买了辆小吃车,在浜松的大街上卖煎饺。
  
  
  煎饺本来是水煎饺,跟普通的煎饺一样倒油码饺子,小火慢煎。底面金黄就加水,盖上锅盖焖煮,出锅时香气扑鼻,饺子皮脆香可口,内馅鲜香多汁。
  
  
  之所以说“本来”,是因为贝多后来“改良”了煎饺的方法,不用煎锅,改用火焰喷射器。饺子馅也每天换,什么“漆黑的和弦”里头是豆沙和陈皮。
  
  
 ...

【贝莫】《NC18-Mark of Flower》

        写在开头:我想要评论(

  attention:R18
        低俗,真的极度低俗,没有丝毫美感。OOC

  配对:牛郎!Ludwig/牛郎!Wolfgang
  Summary:莫扎特只是坐在钢琴前,披着一层薄薄的金纱,沐浴在灯光下弹琴。而贝多芬坐在他旁边。
  

  
  
  -
  
  “喂,Wolfgang,到你准备咯。”穿着修身马甲的后勤人员碰了碰莫扎特的手肘,对方正在捣鼓他一身的饰品。

  
  
  “嗯嗯,”Wolfgang...

【贝莫】《All The LIGHT We Can See》

  ATTENTION:超绝OOC,别的不多说了。 我没有求诊的经历和医学常识,对不起。
  配对:医生!贝多芬/病人!莫扎特
  Summary:“很快我就不是路君的病人了,到时候我再来邀请你——跟我一起去打雪仗吧!”
  
   梗是青菜的梗,青菜的lof id是我不知道的id。求他做个人,我吃青菜。
  
  +
  
  他的病人又迟到了。
  
  贝多芬内外医学全科硕博连读,去德国进修了几年,回浜松开了个诊所。
  
  平常来看病的人患的都是小病。伤风感冒,三天没好的发烧。有头痛的病人过来,他皱着眉头看过之后就叫药房开止痛药,一般的病人不会再来。
  
  
  但这位病人不太一样,他...

【贝莫】《花火返歌》

  classicaloid
        Attention:时间设定牵强,日本夏祭文化的漏洞有。
  配对:去祭典吧!贝多芬/吃苹果糖吗!莫扎特
  Summary:莫扎特捏着盛着一尾金鱼的袋子,高高地把它举起——银河和花火就满满印在那一弯水色里。
  
  
  
  盛夏茶田。
  
  黄昏到了,又一日采茶完毕。田里种的是さみどり,茶期长,从贝多芬和莫扎特来到这儿算起来,摘了有近小半个月。
  
  
  
  莫扎特肩头搭着素色布巾,一路沿着石板路跑,要追上前面的贝多芬,去抢他头上的斗笠。
  
  
  贝多芬抱...

貝莫最近真的是井噴式產糧了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