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打卡啊大佬!3》

我明天回校了,鸡血一般的更新即将消失了。
:(
-3

“我觉得我们可以把修学旅行趁早搞了。免得十二月再去,撞上期末考,那群小年轻又哭天喊地说没时间复习。”

安岩一本正经,对面的苏把他说的话抄在会议记录上。

“十一月初左右吧,太早也不好。”丰绅转着笔道。

包姐双腿交叠,单手卷着鬓发,漫不经心:“学校说今年修学旅行去海边留宿,最好趁着气温还没降下来的时候出行。”

安岩和丰绅匪夷所思,似乎不是很懂校方为什么不自己编排日程。

一旁的苏慢悠悠道:“九月底?”

允诺翻了翻校历表,发现九月底没有活动安排,龙傲娇却质疑到:“会不会太早?”
安岩万分匪夷所思,这些事以往都是学生会安排的,今年怎么落到风纪头上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学生会长内副外副三个人敲响会议室大门。
用黄色缎带扎着马尾的瑞秋满怀歉意:“抱歉啊,Miss.Ivy拖堂,来迟了。”

安岩耳语丰绅:“艾薇?校园贴吧说的那个外教女魔头?”
丰绅点头,安岩咋舌。

包姐招呼他们坐下。会议室的座位是随便排的,罗平挨着瑞秋坐在安岩左手边,安岩右手边坐的是丰绅,神荼倒是跟他的阁员分开了,坐在丰绅右手边。
苏、允诺和龙傲娇坐在包姐左右,不食人间烟火。

安岩惊觉这个位置有点尴尬,绕过丰绅轻声问神荼:“那什么,你要不要跟我换个位置?”

神荼算是默许了,安岩站起身来,跟他交换了个位置。

包姐好整以暇,等到他们换完位置才悠悠开口:“风纪的好歹这次是主,打个招呼吧。”

安岩才刚坐下,闻言忙不迭又站起身:“我是一队风纪领袖,4A班的安岩,大家好大家好,今年合作愉快。”
丰绅也站起身:“二队风纪领袖,4A丰绅,合作愉快。”
苏是风纪文书,允诺和龙傲娇是副领袖长,三人照本宣科地自我介绍了一番。

“5A神荼,学生会长。”神荼会意,简洁道。
“5A罗平,外副——我旁边的是5A瑞秋,内副。”罗平把一枚硬币抛起,又稳稳握在手里,“不过,说实话啊,你们看过那么多场学生会宣传,上个星期我们还当选了,怎么都该认识我们了吧……嘶小秋秋别掐别掐。”

安岩走神,思索着在场似乎只有丰绅没投票给惊蛰。
全场唯一“政治立场”不同的丰绅如坐针毡。

瑞秋扫了罗平一眼,把怀里的文件夹摆在桌面上,拣了一本递给安岩和丰绅,这才介绍道:“我们整合了以往学生会的修学旅行计划书,你们可以参考格式来做报告。”

丰绅接过文件夹,和安岩低头翻看了两眼,递给了苏。
(被迫)吃苦耐劳的苏:“你们欺负老实人。”

罗平噗哧一声破功了,接过话头:“我打听过了,今年修学旅行去海边嘛。似乎低年级去一个度假区,四五年级去另一个。”

允诺发问:“六年级呢?”
安岩看过资料,怜悯地回答道:“六年级补课,怕是……”
允诺眨眨眼,似乎为六年级的高考狗默哀一秒。

好在风纪组里还有个良心发现的龙傲娇,从苏手里接过一本文件夹,对着收费日期看了一会,发问道:“以往收费都是提前一个月,这次要赶着九月底,就是说这个星期内必须把报告和通告赶出来,还要跟校务处商量收费问题?”

此话一出,全场肃静,俨然学生会和风纪都不想搞这种麻烦事情。
包姐端起纸杯喝了口水,微笑着一锤定音:“对。”

苏活动了一下五指,允诺耸耸肩膀,龙傲娇把散落在桌面的文件夹排成两叠。安岩蹙着眉托腮,似乎在想怎么办才好,丰绅把苏负责的会议记录按顺序排好。

学生会长神荼抱臂坐着,一双蓝眼睛逆着光也熠熠生辉:“我很期待风纪的表现。”

<<<
风纪会议室里,四个风纪大佬聚在一起唉声叹气。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木门被人敲了敲,然后门把吱呀一阵旋转,龙傲娇拎着塑料袋走了进来。
唉声叹气的四位瞬间满血,七手八脚地把自己的饮料拎出来。

安岩叼着果汁吸管:“报告谁负责的,写完了吗。”
苏假装低头找乌龙茶,没有回话。
安岩只好继续叼着果汁习惯:“那通告呢,丰绅?”
丰绅喝了一口乌龙茶,把复印件递给安岩。

苏没找到自己要的乌龙茶,刚想问龙傲娇怎么回事,抬头看见丰绅手上的瓶子,苦笑了一下,拎着瓶特浓咖啡出来开了盖。

允诺叼着棒棒糖:“学校范围内除了食堂不是不允许饮食吗?”
安岩煞有其事地摇摇头:“两个地方除外。”

龙傲娇这会从苏的文件袋里拎了那份报告出来,和丰绅的负责的通告一起摆在桌子上,接过话头:“主席室和风纪会议室。”

丰绅翻了翻那份报告:“安全隐患那里好像没写完?”
苏喝了一口咖啡,有点心累。
安岩吞下一口果汁:“是不是死线太紧了?没事没事,大家集思广益,允诺你开个电脑,我们现在赶紧搞定。”

死线是第一生产力这句古话诚不欺我,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就把文件打完了。

安岩把两份文件通过校园网发给了学生会,没一会就收到瑞秋的邮件,说大致上没问题,格式上学生会修改了几个地方,邮件附有更新本,叫他们打印了拿去给包姐批。

安岩赞叹:“学生会内副的效率真高。”
允诺嘎嘣咬碎了口中糖粒,打开那份文档复印了两份。

丰绅和安岩浩浩荡荡,去找包姐批文件。


<<<

校园文里的主角们似乎永远不用上课,事实也是如此,总之时间强行飞逝,一下子就到了修学旅行日。

安岩前一晚犯了小学生病,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三点多干脆下了床把保险名单那里来回检查了三次。于是翌日顶着个黑眼圈回校,把风纪一众吓了一跳。

和他一起在食堂当值的三年级瘦高个关心上司:“学长,你没事吧。”
安岩精神颓靡:“没事没事……”

话还没说完,脚下却是一个趔趄,差点扑街,似乎有谁托了他一把,安岩下意识想扭头,那人把他扶稳,三两步走了。

瘦高个说话都不利索了:“神、神、神……”
安岩鄙视:“神神神什么,难道是神荼吗?别逗了怎么可——”
丰绅手里拿着芝士夹心猪排三明治走过来,拍了拍安岩的肩膀:“是神荼。”

安岩站在原地,飘飘欲仙,如梦似幻。

4A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大巴,安岩掏出小香蕉手机听歌,隔壁坐着丰绅。
安岩塞了丰绅一只耳机,关心道:“固伦在哪个班来着?”
固伦就是和丰绅在学校范围内谈恋爱,被安岩撞破的那个。
丰绅听着耳机里自动播放的分手快乐,面无表情:“她六年级了。”

海边离Y市不远,大巴摇摇晃晃一两个小时就到了,丰绅听了一整路的情歌串烧,安岩听到一半就睡着了。两人下车的时候脚步有点虚浮。

丰绅嘲笑道:“你别又扑街了。”
安岩对自己的双腿十分有自信:“怎么可能!”

4A一行人拎着大包小包去宿舍集合,那双健壮的双腿支撑着安岩相安无事地到了宿舍。班主任包姐说他们会和五年级的前辈混合住宿,钥匙已经给了五年级的,他们只要找到门牌号拎包入住就够了。

安岩和丰绅又好死不死地分到一间房,途中安岩拎着行李箱上楼梯,没话找话:“你说舍友会是谁?”
他气喘吁吁地把行李箱搬起来,又接了一句:“我想和学姐同宿舍。”
丰绅背着登山包,已经放弃了纠正安岩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二人走到宿舍门口已经残血了,安岩敲了敲门,听到有人应了之后推门而入,一眼看到神荼和罗平正在把衣服挂进衣柜里。

安岩话都说不清楚了:“我,我去。”
丰绅怜悯话都说不清楚的可怜孩子,帮着智障儿童把行李箱拎了进去。
罗平嘿嘿一笑:“怎么样,感受到学生会力量的强大了吗?”
安岩感觉如梦似幻:“宿舍安排是学生会负责的?”

神荼大佬把手中的衣架挂到衣柜里,挽了挽黑色衬衫的袖口,又极其闷骚地解开了领口第一颗纽扣,回答道:“对。”

-tbc
(罗平:神荼你真骚包,一间房全是男的,解扣子给谁看。)

评论(14)
热度(60)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