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打卡啊大佬!7》

大晚上写得我也有点瘆的慌。

………………放心吧!!是助攻不是情敌(你在说什么

zzzZ看看明天能不能再憋一章出来。

***我之后考试考到十一月,大概会消失一段时间!!!!

 

-07

神荼一众浩浩荡荡地从排球场里走了出来。

安岩四下看了看,还是有些人在尾随。他撇了撇嘴,把背包转过来……

安岩大惊:“我的背包呢!”

丰绅见怪不怪:“你刚根本没拿。”

安岩大惊失色:“卧槽,那我得回……”

罗平把安岩的背包抛给他,云淡风轻地接过丰绅的话头:“但是我们帮你拿了。”

 

虽说是秋初出行,但Y市的气候仍然如同夏季一般炎热。安岩打了半天的球,就差没累到虚脱,这会翻了翻背包,掏出瓶宝矿力,敦敦敦开始灌水。

罗平赞叹:“安岩你小子,排球打得不错嘛。”

安岩不好意思,扭上宝矿力的盖子:“……嘿嘿,都是神荼的功劳。没他我们哪能赢啊。”

神荼也不说话,走在前面毫无动静,高高挂起。

 

四个人没一会就回到了度假村。安岩说要去买零食,拎着钱包就跑走了,丰绅神荼和罗平干脆在男生宿舍楼的大堂里等他。

罗平坐在神荼旁边,表情难得地有些凝重。丰绅觉得自己插不进嘴,干脆继续和固伦聊天。

神荼抬眸,看了罗平一眼,冷道:“你要说什么?”

罗平呵呵两声,反问道:“你是认真的?”

丰绅觉得自己听不大懂,虽然还是在和固伦聊天,但却悄咪咪地留意了一下他们二人谈话的内容。

神荼抱臂,颔首不语,整个人有点剑拔弩张的意味。

罗平肩膀一下子垮下来:“神总,讲真,你太急于求成了。”

神荼没有迟疑,不容置疑道:“时间不多了。”

 

丰绅感觉这两个人似乎在进行不可告人的交易,面色就要一僵,突然三人的手机都叮铃一声,看来是校方平台发来了信息提醒。

丰绅看了看手机,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集合时间推迟了,晚饭自己解决,八点集合进行试胆大会。”

神荼不语,罗平点了点头,三人不再说话。

 

安岩背着包回来了,老远冲他们挥了挥手:“回宿舍了?”

罗平点了点头,安岩两步小跑过来,四个人两前两后往楼上走去,回到宿舍把包一丢,各瘫回各的床上去了。

 

安岩喝着益力多,这会总算想起江小猪叫他看论坛。他一边连度假村的wifi,一边嘟哝:“小猪叫我看论坛……论坛有什么新玩意?神荼的写真图楼又更……”

安岩想起了男神本尊也在宿舍里,突然住口。

罗平不以为意:“没吧,也没见班群里刷啊。”

安岩开始翻论坛的帖子:“没有啊,哪个区?”

罗平内心尴尬地咳了一声,假装看手机,心说在耽美区你看吗。

 

安岩在论坛翻了半天未果,把窗口一关跳下床烧水泡面。他睡上铺,这一跳搞得下铺丰绅花容失色:“你搞什么?”

跳下来的声音的确有点大,安岩尴尬:“对不住啊,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摁下热水壶的开关之后,安岩干脆开了QQ质问江小猪:

 

Ammmonium salts:小猪!

Ammmonium salts:(窗口震动)

麻猪豆腐:搞啥子哦!

Ammmonium salts:叫我上论坛看,看什么,你倒是发个网址来啊,我找半天了都。

麻猪豆腐:完了,不会被河蟹了吧……

麻猪豆腐:(惆怅.jpg)

Ammmonium salts:……你靠不靠谱啊,叫我看会被和谐的东西。

麻猪豆腐:(您的好友江小猪已下线.jpg)

 

安岩呵呵两声,把刚烧开的水倒进合味道杯面的一次性杯里,耐心地等着面泡好。

丰绅坐在床上刷手机,这会咦了一声,眉头皱起来了一点。

对面床的罗平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怎么了?”

丰绅开了个讨论组,把他们三个拉了进去,把包姐发过来的信息转发过去:“包姐说今晚的试胆大会不用风纪和学生会帮忙了。”

安岩吸溜泡面,恨不得双手双脚赞成:“全身心体验活动,给包姐打call。”

神荼看了眼信息,切回电子书页面:“吃东西别说话。”

 

 

五点到八点这三个小时内他们轮番吃了泡面。

神荼除外,他吃的是黑森林蛋糕盒子配脱脂奶。

 

罗平痛心疾首:“这本来是我的黑森林蛋糕盒子。”

安岩啼笑皆非:“明明就是瑞秋给神荼的。”

罗平万念俱灰:“本来该是我的。”

神荼挑眉不语,又舀了一勺巧克力蛋糕吃进嘴里。

安岩丰绅罗平继续打牌。

 

<<<

他们七点九出的门,喷了驱蚊水,拎着小手电。

天已经全黑了,六点多仍能见到火红夕阳倚在海平面上,而如今天空一片漆黑,连星月都不见。四人慢慢悠悠晃荡到度假村门口时,人都到的差不多了。

罗平刚才输惨了,现在在撕脸上贴的条子:“真的不用我们帮忙?那吓人的任务岂不是归别人做了?”

安岩也跟着吐槽:“顶包的吓人肯定没我强。”

丰绅觉得这两个醉翁之意不在酒。

 

试胆大会每组四人。分组是按年级分的,两个四年级两个五年级。包姐美其名曰促进跨级交流,其实只是为了好有个照应。这次学生会和风纪不用帮忙,一群人自然乐得自在,毕竟也不知道试胆大会要搞什么,干脆全身心投入,也算是放松一下。

学校的物理老师王胜利这回也是跟团来的,正拿着麦克风站在队列面前,他拿腔捏调:“各位同学晚上好。”

“胖哥好!”“胖爷神膘见长啊。”“晚上好。”“”

被爆出外号的王胜利笑逐颜开:“听过Y市海边的鬼故事没有?”

安岩刚才吃杯面没吃饱,现在躲在下面啃蛋卷,跟着起王胖子的哄:“没听过!”

 

王胜利眉开眼笑:“这么说吧,这里是海边,自然发生过不少海难。有个姑娘在她爹海难死的那天出生了,古人迷信嘛,觉得这孩子不吉利,不能要。”

底下一片“这么敷衍是不是现编的”“王胖子你能不能行啊”的声音。

 

王胖子怒斥:“听我讲完!然后那姑娘就被吊死林间然后投海了,化为鬼魂诅咒踏足这篇禁林的人!这片度假村外面几百米就是原禁林的位置,你们今天要沿着小路进去拿红丝带出来!听懂了吗!”

底下唏嘘,安岩也跟着吐槽:“靠不靠谱,度假村经理不冲出来打他吗?”

 

经理在经理室里喝茶,突然打了个喷嚏,感觉又有人在编鬼故事抹黑度假村的声誉。

王胖子看了看手里的小抄,中气十足道:“四人一组,总共只有一百五十多条,一组一条啊,不多不少……如果少了,哼哼,那你们就只能自求多福了。给你们五分钟分组,完了一会从侧门登记了再出去啊!”

一群人蜂拥人散,三五成群聚起来,不少妹子围到神荼身边。

罗平瑞秋绑定了,和允诺龙傲娇一组。安岩算是看透了这些恩爱狗嘴恶的丑脸,和神荼丰绅相依为gay(?),这会正面对着三缺一的尴尬状况。

一群妹子高声议论有点吵,安岩假装啃蛋卷不理世事。丰绅示意神荼挑人,只见大佬眉头一挑,随便点了个女的进来。

安岩嘟哝:“这么随便啊。”

丰绅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姑娘。

 

五分钟很快就到了,一群人熙熙攘攘从侧门排队前行,王胜利和包姐负责登记。神荼这组排得靠后,四个人拎着两把手电,登记完了之后就晃晃悠悠地走上了林间小路。

安岩和丰绅并排走在后面,识趣地把前排让给神荼和那个妹子。

 

林间小路九拐十八弯,前方传来的尖叫声和树叶沙沙声有点恐怖。

安岩突然短促地“啊”了一声,丰绅被吓到了,停下脚步看他。

安岩挠了挠脚踝,嘶了一声,痛苦道:“本王被蚊子咬了。”

神荼这时也停下脚步,递了个青草膏给安岩。安岩从善如流,扭开盖子往蚊子包上涂了涂,感恩戴德道:“谢谢大佬。”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气氛有点尴尬,安岩赶紧找话题:“妹子你是神荼粉啊。”

那个妹子扎着长长的麻花辫,摇头晃脑:“算是吧。”

安岩摸不着头脑,算是吧是什么意思,再一看,一群人都停了下来。

安岩眯眼看了看,拿手电筒一照,树上吊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白布,上面用发黑的血色颜料写着:“还我命来!”颜料还模仿着血流淌的轨迹向下流淌去。

安岩打了个冷战:“胖哥也真是的,故事不好好讲,道具这么逼真有什么用,一点代入感都没有好吗。”

 

神荼小队继续进发,开始树上全是血红丝带和白布之类的东西,这会已经慢慢减少了。

安岩看着心累,拨开草丛:“明天不会叫我们来收拾吧……”

丰绅看起来也忧心忡忡。

前排的妹子咦了一声:“风纪是做这种事的啊?”

安岩挠了挠头:“也不全是吧……总之扫尾清场都是我们的事,为人民服务。”

 

妹子似乎点了点头,把脚边的石头踢出去老远:“这块石头好重。”

神荼伸手挡住一行人,单手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应用,放大看了看,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这不是石头。”

安岩一个冷战,下意识扭过身打开手电扫了扫,四周一点装饰物都没了,就连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块白布也没在四人的视线范围内。丰绅打开手机,信号格那里挂着大大一个X。

 

神荼把相机关掉,示意安岩拿一根便携照明棒给他。安岩从善如流,掰了一根红色照明棒,霎时惨红色的冷光充满整片树林,而神荼和妹子绕过安岩丰绅,往前走去,寻找来路。

 

丰绅捏了捏眉心,问道:“刚才踢走的是什么。”

神荼似乎斟酌了一下,依照记忆拨开来时的那块草丛,半晌才冷声道:“断骨。”

三人闻讯都一惊,安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磕磕巴巴道:“会不会是看错了?”

丰绅摇摇头,低声道:“他学生物的。”

 

气氛突然沉默下来,寂静填满四人之间的空隙。安岩左手攥着拳,手背的筋紧紧绷着,他压抑着不安道:“趁着还记得从哪里来,不如先找路,回到大路上再说。”

那个妹子深呼吸了一下,也举起手里的微型手电照了照,面前的草丛茂密且杂乱,他们从黑暗里跋涉而来,如今面对着这片灌木丛却手足无措。

 

背后的树林里似乎起了一阵诡谲的风,树叶沙沙作响,安岩起了一身白毛汗。刚想转身,手腕却被一个微凉且不由质疑的力量禁锢住。

神荼侧过头来,掌心牢牢握住安岩的手腕,缓道:“ 不要瞎想。”

 

-tbc

 

评论(22)
热度(59)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