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声雕》MARK

【大概不可能会有雷同的脑洞。也谢绝参考。】

大概打卡完结后会写的一个坑。

 

——

 

《声雕》

→维埃布莱特(VIBRATE)

人声的力量无限放大的巷中城,生物体在城内被无限弱化成易碎的固体。

 

当生物发出除脚步声外的声音时,镇内力场会根据分贝的大小,而对发出声音的人的身体造成不同程度的创伤。该类创伤难以修复。

创伤的基本成因在于人体细胞组织在声波震动时随之震动,成为易碎的状态。

 

当维埃布莱特的居民身体机能衰竭时,裂纹会遍布全身,令生物体呈易碎的雕像状态。

 

但曾经有死亡例外:某些接触过声刃残片的尸体没有遍布全身的裂纹,而是裂痕从后心开始攀爬,逐渐在心脏外的皮肤附近形成牢笼形状。

 

-

 

身体的损伤程度由眼角向耳处延伸的“声痕”反映。

 

 

当人们发出的声音带有明显情感时,身体所受创伤尤为严重。其原理近似将情感化为比声音更为剧烈的振动。情感对于人体的伤害从少到多为:喜、乐、哀、怒、爱。

 

接收声音对听者的身体没有伤害,但对声音做出情感反应则会产生于讲者同等的伤害。

 

-

 

维埃布莱特的居民经调研发现,人体在城内的日常发声,最多能承受百字以内的上限。在新陈代谢的修复下,生物在城内只要不过多发声,平均寿命是城外的2.5倍。

-

 

人们只能通过巷口进入巷中城维埃布莱特。只有维埃布莱特的居民知道入口在何处,但极少告知外人。

少数维埃布莱特的居民能够负担进出巷口的压力和剧烈振动,在外界和巷中城内进出、运送资源,受巷内居民敬重。此类少数人被称为“声触者”。

 

居民离开巷中后可自由进行交谈,但三日内不回到维埃布莱特便会逐渐失去感官,听力优先。

-

由于以上原因,维埃布莱特的居民避免交谈,极少流露感情。

[IMPORTANCE:维埃布莱特的居民表露“爱”时,心脏会受剧烈振动而不堪负荷,引致各系统器官无法运作,引致身体机能衰竭。眼角的裂纹会横过面颊。]

-进入过程-

【城内】-过渡力场-失去听觉-耳膜剧痛-耳鸣-【城外】

-外出过程-

【城内】-失去听觉-耳膜剧痛-身体剧痛-过渡力场-【城外】

 

 

——

安岩。

吉他手,在卖唱时被神荼的声音所吸引,随之进入维埃布莱特。

父母在他幼年时进入维埃布莱特,后了无音讯。

在进入维埃布莱特的过程中接触声刃残片,拥有进出维埃布莱特的能力,但会有精神崩溃的状况产生。

他发声产生的裂痕不在眼角,而是由后背开始延伸。

-

神荼。

维埃布莱特中拥有进出能力的五人之一,是五人中唯一一个不负责运输供给的人。

和家人在巴黎城郊居住,但后来经历变故家人失散。听闻维埃布莱特有父母的消息,遂在维埃布莱特居住。

进入维埃布莱特时接触残片获得进出的能力,身体素质较常人高极多,但感情相对而言极其淡漠。

日常极少发声,是维埃布莱特中唯一只有极少数裂痕的人。

 

 

-

评论(26)
热度(59)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