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怎么开心怎么写》

段子集,怎么开心怎么写。

 

·兽人 

(ATTENTION:雄性有人型和兽态两个形态,雌性只有人型。)

      _展开帖子_

7L 【Ammonium SALT】(楼主)

所以,综上所述,我从记事开始到现在真的只有人类体征……

………………完了,我不会是个女的吧??

8L 听说楼上没兽耳

用自己的ID给楼主点根蜡。

9L 流星——shua!

虽然很悲伤,但是我好想笑啊哈哈哈哈

10L 【Ammonium SALT】(楼主)

…………我约了个朋友出门,回来再扒自己以前的黑历史!!

 

安岩毫无波动地放下手机,在耳后喷上松间鹿系列的男性香水,扯了扯卫衣的帽子,今天也在假装自己是一个有兽态的真男人。

 

他和江小猪约在市中心见,到的时候他的好友拎着一杯橙汁,站在电线杆旁刷手机,看到安岩来,才挥了挥手里的杯子:“安岩,这里噻!”

安岩紧了紧驼色的围巾,三两步跑过去,拍了把江小猪的肩膀:“来的这么早?”

江小猪倒不作答,抽了抽鼻子,沉吟道:“昨天是松鼠,今天是鹿……你说你没有兽态就算了,一天换一种模拟香素是啷个玩法哦?”

安岩赶忙捂住他嘴巴,紧张兮兮地四下看了看:“哇靠,你小点声行不行?要我兽态跟你那头三花猪一样,我宁愿没有兽态。”

江小猪沉默片刻,二人无声地达成了共识,勾肩搭背地往图书馆走。

 

当然,两个为了毕业论文被迫泡图书馆的难岩难猪离开时已经是六七点了。江小猪借口要和他的琼斯女神吃饭,抛下安岩跑了,俨然一派“为了争夺雌性,纵使身为三花猪也要努力”的样子。

安岩凄凄惨惨,抄着小路往家走。

月黑风高,这条小巷有点不安全,安岩开着手机手电筒,耸了耸肩。

 

 

身后却烈烈掠过一道劲风,安岩慌忙扭过身来,却直接被一双厚重尖锐的爪子拍在了地上。背后传来一阵钝痛,金丝眼镜也被拍飞,重重地摔在地上——烂了。

他强自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双沉肃死寂的蓝眸,饱噙凛冽的杀意。方才还是兽身的男子手里抓着一把形状奇异的木刃,刃尖抵着安岩的脖子,是一种坚实冷硬的质感。

男子沉声冷道:“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安岩心里一阵懵逼,觉得自己的生活从情景喜剧一下子跳到了剧情动作片。他眨了眨眼睛,从地上捡起眼镜,挪出了男子的魔爪,跌跌撞撞地往家的方向走。

但黑色的巨大兽影蹲狩在巷口,发出嗜血狂野的嘶吼。身后的男人冷哼一声,随即捞住安岩的腰把他带上墙顶,拎着这个大男孩一路狂奔,一面道:“你住哪里?”

被晃得晕乎的安岩:“啊?”

 

男人啧了一声,手中木刃一挥散去,而他整个人化为矫健冰冷的雪豹,把安岩抛上自己的背,在房顶间迅猛穿梭:“你住哪,我送你过去。”

安岩艰难道:“梧桐街……三号公寓顶楼…………”

 

他心想我靠我靠我靠,我拿错剧本了吧?这尼玛真的是我的戏份?兽态还有这种玩法的吗??这个人不会是进行犯法交易然后被追杀的吧……

 

雪豹却没给他继续瞎想的时间,他衔住安岩往公寓的阳台上一丢,大男孩儿咕噜一声在玻璃门上撞了个七荤八素,带出萤蓝残影的雪豹稳稳落在地面,跟无视了上锁的玻璃门一样提着安岩把他丢上了床,顺手带上那扇饱经摧残的玻璃门。

安岩的脑袋还没转过弯来,那个男人就欺身压上他,动作熟稔地扒他皮带。

 

安岩心里警铃大作:“我靠我靠我靠!!我警告你别乱动啊!!!我报警的哦!!!”一边疯狂想我靠这家伙原来是个强奸犯!

男人捂住他的嘴,凑近在安岩脖颈后嗅了嗅,面无表情。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把他煎鱼似的翻了个面,把安岩稚嫩青涩的小屁屁看了个遍,面色平淡无波。

 

他贴心地把被子给安岩带上,冷声说:“你是我要找的人。”

【他贴心地把被子给安岩带上,冷声说:“我要给你擦宝宝爽身粉了。”(梗自空妈(。】

 

 

-NOT SURE TO BE CONTINUE-

评论(23)
热度(86)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