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打卡啊大佬!11》

大家好……我爬墙回来了!

(下次更新时间随缘了(。

不知道在写什么了,我的脑洞已经离校园文三千公里远了………………

(抹泪

前文走这里

如果不想看前文这里是上回提示:阿赛尔啪嚓一声把神荼的学生证碎了,总之不知道怎么的,神荼决定帮安岩补生物了(……

 

-11

安岩踩着拖鞋在沙发边转悠了半天,对着恋与○作人的抽卡画面迟疑了好久。这时门铃声突然传来,他一个不稳摁上了确认键,一朵花就跳了出来。

安岩连声应道:“来了来了!!”

他满心欢喜地期待着男神站在门前,文雅地拉开木门。

 

罗平赫然站在门口。

 

……????

安岩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开门的方法不对。

罗平低头在看手机,发现门开了之后,嘿嘿一笑:“这么主动?”

安岩退后了一步,假装没有事情发生过,轻轻地带上了门。

 

门铃又响了起来。

安岩深吸口气,沉重地打开了门。

但门外的人还是罗平,安岩的手里的手机都快惊掉了。

罗平握着手机,脸上笑容洋溢。一旁的丰绅披着件长外套,插着兜一言不发,站在最后的神荼面容冷淡,开口道:“早安。”

 

安岩一瞬间有点懵逼,连抽卡抽出了什么都来不及看,切回了QQ界面,确认自己只跟神荼说了叫他来复习。

神荼绝对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迷弟安岩心里肯定,四舍五入一下就是罗平丰绅跟着来了。他于是笃定切回恋与○作人,低头点了点屏幕,这才道:“你俩过来干嘛?”

罗平哦了一声,扬了扬手里的生物书:“来复习,你放心,绝对不打扰你和神荼约会。”

安岩专注手游,一点屏幕跳出来了个拉着女主角小手的周○洛SSR。

 

他被自己的欧气和罗平的狂言所震惊,磕磕巴巴道:“谁让你过来复……呸!什么约会!!你不要瞎说!!我代表神荼打爆你的头!!”

丰绅看了看四周,蹙眉道:“我们真的要在楼道里说话?”

 

-

于是三个人吃着安岩切的苹果,摊开书如同咸鱼一样坐在安岩家的沙发上,。

抱着生物书和经济书的安岩从房间里出来:“哦,我觉得你们没想复……”

安岩看了看一旁翻开“物质穿越细胞膜”的神荼,立刻改口道:“我觉得你俩没想复习。”

 

罗平把手里的苹果塞进口中,从善如流地打开电脑书,拍拍身边的空位:“坐,excel进阶学了不?”

“……”安岩深吸口气,决定容忍罗平反客为主的小任性。

他坐回沙发,把手里的生物书和经济书放在茶几上,语带质疑:“我没修ICT啊。”

“哦,那就很尴尬了。”罗平说,张罗着大家把手机都交到茶几边上:“没关系,来来来,手机都交了啊,谁先碰谁请吃饭。”

 

四个大男人围着茶几坐,茶几上摆着一大叠书,修生物的安岩和神荼的笔记就占了大半张桌子。

 

罗平心不在焉:“物理ICT。”

丰绅心猿意马:“中国文学和中史。”

安岩愁眉苦脸:“生物经济。”

神荼漠不关心:“生物物理。”

 

罗平总结:“太好了,我们三个人除了A班必修的化学和M2,跟丰绅一科都没重。”

Y中高中要求精英班A班在读3+2的同时,附加两科选修:化学和数学选修二。

 

丰绅想打人的心都有了:“那你还叫我来?”

安岩似乎明白了什么,望向罗平,眼神若有所思。

安岩:“好啊。”

 

罗平躲开他的视线,翻开中史书,和丰绅坐近了一点:“没事,中史我会,不就是中史吗。谁还没考过啊。”

安岩心如死灰地搬出五课的笔记,挑了第二单元,自认诚恳地看向神荼:“大佬……”

神荼沉默了一下,把自己英文的生物笔记摆在了桌面。

“……卧槽。”安岩心脏停跳,“五年级那个英文读生物的就是你啊?”

 

Y中提倡中西合璧式的教育,支持学生自行选择教学语言。不过在生物这科上面,建校三十年来就出了两个用英文读的。一个是包妮璐,现在回来做生物老师了,另一个就是Y中传奇人物神荼。

神荼倒不为所动,翻了翻十几页厚的笔记,开始跟安岩讲题。

神荼指着一个人物大头:“罗伯森特,发现了细胞膜的什么构造?”

安岩从善如流:“1959发现了细胞膜的三明治模型,指出细胞膜是由蛋白质,磷脂和蛋白质组成的。”

神荼嗯了一声,又继续说:“如今认同的假说模型是?”

安岩:“流动镶嵌模型。”

 

一旁的丰绅和罗平一个在埋头背历史,另一个优哉游哉在看并不是自己考试范围的中国文学。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神荼安岩开始讲细胞图。

神荼握着金属笔杆的自动铅笔,在白纸上画了几笔,解释道:“线不能断,接口位要圆润。”

安岩应了一声,推了推眼镜,握着笔在白纸上开始画洋葱细胞细胞壁。

神荼看着他画完了,圈了圈几个转角位,示意安岩这几处太过生硬,然后继续说道:“细胞壁是double membr...双层膜的,紧贴着内膜画一层细胞膜。”

 

安岩从善如流,一边画一边说:“大佬,细胞器你说英文我听得懂。”

神荼没答应他,只是看着安岩画图。

安岩画细胞膜的时间比之前长了不少,但这回细胞膜相比外面那层细胞壁圆润了很多,和细胞壁之间的间距也保持得不错。

“画得不错,”神荼点了点头,“细胞质用点画,细胞核画个圈,然后用深色点。不要上阴影。”

 

罗平这会已经把正本中国文学都看完了。他把书一扔,怂恿丰绅:“吃鸡,来不来?”

丰绅正在背五代十国,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后周世宗是五代十国中的第一名君,在位初九击退汉辽联军……”

“后击退了后蜀和南唐,攻辽时候就病死了嘛。”罗平耸肩道,摸了手机打开游戏:“别背了,我听你说都快背下来了。人生及时行乐,来啊快活啊。”

 

安岩一边点细胞质一边质疑道:“后天就考试了哎??”

神荼拿笔敲了敲他的手背:“专心,点不能有笔痕拖出来。”

安岩如临大敌:“啊?”

神荼在安岩点的细胞质旁边点了几个圆点:“这样。”

安岩战战兢兢地继续画。

 

罗平怂恿丰绅:“我看你五代十国翻来覆去看了三四次了,背得下来的,你就放心吧啊。”

 

“跳学校了啊。”

“标个点。”

“你怎么落的那么远??……算了算了,一会我过去找你,有四倍镜帮我捡一个。”

 

安岩容忍这几个人的小任性,耐着性子继续点细胞质,笔杆却被神荼捏住了。

说句实话,安岩现在其实还是有点畏惧这个大佬的。他俩关系不算很好,顶多就是还个人情帮忙补一补生物的关系,他顶多敢嘴上皮一皮,要真的跟大佬套近乎可得怂飞天。

这会神荼把他笔杆捏住了,安岩紧张得几乎要原地去世,动都不敢动,生怕大佬心情不好。

“收尾的时候不要提笔。”神荼松开了笔杆,伸手指了指几个流星一样的点,随后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怎么教。

安岩心里小剧场原地起飞,加上那边罗平丰绅躲在门后猥琐偷人头,他几乎要化身被打成筛子的可怜路人。

 

下一秒安岩的手背被干燥又柔软的肌肤包裹住了,那双手五指修长,体温偏低,刚好拢住他的手。神荼站在他身后,俯下身子来,碎发有些落在安岩的耳边,让他有点发痒。

可怜安岩觉痒不敢动,只能目不斜视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一边罗平惨叫:“卧槽我被人拿平底锅干死了,丰绅拉我一把!!”

丰绅举着霰弹两枪把那个平底锅侠干死了,蹲下救罗平的时候被人从背后一拳打趴下了。

两位扑街凄凄惨惨地趴在一起,罗平率先开始扭动,以一种坚强的意志向前进。

丰绅目不忍视:“……别扭了。”

嘣的一声罗平被平底锅打死了,下一秒丰绅就被老拳手打成了盒。

罗平一句妈卖批就要脱口而出,一回头看见神荼握着安岩的手,硬生生把这句到了喉咙眼的mmp吞了下去。

 

神荼垂眼看了看洋葱细胞图,握着安岩的手点了几个点,没有预期中的笔痕出现,这才松开手:“大概是这种感觉。”

 

安岩耳朵尖通红,只能点头,不知道大佬说的这种感觉是原地飞升的感觉还是浑身僵硬的感觉。

 

 

-tbc

 

评论(21)
热度(94)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