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贝莫】Tutor of Romance

Classica Loid
贝莫
梗有借鉴。汪。

配对:毫无情话技巧! 贝多芬/ 恋爱导师! 莫扎特

Summary:当钢琴班的莫扎特老师一口答应下为恋爱导师李斯特代课的请求时,根本没想到会有一个这么难相处的学生。

Tutor of romance♡恋爱导师

-

“等等,莫扎…莫扎特老师。我报名的是李斯特老师的课程吧。”


慌乱确认着手中平板电脑上报名资料,蓝发少年把代表着“报名成功!请在2月13日下午三时准时出席李斯特小姐的恋爱培训课♡”这样的截图展示了出来。


站在讲台上的是一头粉红色长发的男子,头发被很仔細地扎成了辫子。他戴着一顶红色的巨大的帽子。

被称为“莫扎特老师”的男子似乎苦恼地发出了“嗯……”这样沉吟的声音:“……总之李斯特把今天的课程交托给我负责了呢。”

坐在教室第五排,也就是最后一排的神乐奏助过了半晌才觉得,似乎被人用什么了不得的理由敷衍了过去。


“总之——!大家好啊。我是你们今天的‘心动心动♪情话:恋爱的催化剂’课程的老师。”

神乐奏助心里一惊,觉得这个老师能坦然读出这么尬的课程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讲台上的粉发男子敲了敲桌面:“我叫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叫我莫扎就可以了。”

台下响起了参差不齐的“老师好”这样的回应。

整间教室里来参加的人数只有十几个,女性偏多,坐在前排。男性都坐在第四排之后。


似乎满意于这种回应,莫扎特说:“那么——首先各位自我介绍,然后描述一下自己的处境吧?嗯嗯……从女孩子们开始好了!”

前排的女孩子们发出了“不会吧”“嗯……”这样苦恼的声音。



发言进行得很快,大多都是些近在咫尺而不敢开口的情况,很快就轮到了神乐奏助。


“那个……我叫神乐奏助。喜欢的女孩子是非常出名的偶像……这样子。”
教室里响起了惊叹和窃窃私语。神乐奏助看见pad的显示屏上浮现了一个类似于“嘲笑”的颜文字。


“嗯嗯,没关系哟。”莫扎特饶有兴趣地点了点头,“那么,最后一位同学?”


坐在神乐奏助身边的白发男子仍然毫无反应,他尝试着推了推对方的手肘。

“怎么了吗,少年哟。”白发的男子扭过头道,“我华丽且不可逆的灵感正在流逝……消失了!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神乐奏助挠了挠头,“不过轮到你自我介绍,然后阐述自己的恋爱处境……之类的?”


台上的莫扎特发出了“嗯嗯,是这样没错”的附和的声音。


“恋爱……?”白发男子皱了皱眉。“我叫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凡·贝多芬。恋爱完全沒所谓,只要能让别人欣赏我的音乐和煎饺就夠了。”

教室里的诸位都显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莫扎特拍了拍手:“没有关系。那么,接下来我要教各位一些情话的技巧!果然有了语言的装饰,就连普通的对话都会变得心跳起来——”


奏助试图打开pad的录音功能。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pad说,“毕竟奏助你就算学了也只会照搬嘛。”

奏助执拗地打开了pad的录音功能。


“……所以,就好像美衣子同学刚才说的处境一样。如果是感觉到互相喜欢的两个人聊天的话,在简讯末尾可以稍微调皮一点——”

“但是如果是面对面聊天,”莫扎特放轻了语调,“那么,如果我说‘biubiubiu‘的话,你会有什么反应?”

“唉……”被点名的女孩子有些慌张,“那个,什么?”



“biubiubiu。”莫扎特认真地又重新念了一次,“不要东张西望了,蜜一样甜的三个吻飞向你,好好接住噢……♪”

前排的女孩子们发出了“居然……!”“啊啊好狡猾……♡”这样的声音。


神乐奏助若有所思。


“就像是这样子,只要稍微用一点心思——”莫扎特说,“就能成功地让对方心动起来!好啦,那么我要逐个考验大家的情话水平……依旧是从女孩子们开始!”

经历了一大圈“喜欢”“爱”和“亲吻”的情话后,莫扎特走到了神乐奏助面前。

“那么,我开始了。”奏助清了清嗓子,“如果见到你也是不可多得的幸运的话,那我平日的衰运也情有可原。”

作为回应的是“嗤嗤”笑着小声嘟哝“好笑,几乎要放屁了哦”这样的莫扎特。


什么啊!这种人真的是正经的“恋爱导师”之类的东西吗?怎么看都只像一个随便撩女孩子的混蛋吧……


“咳嗯……呃。奏助你的结尾太草率了哦。”莫扎特揩了揩眼角,“那个,如果改成‘那即使用尽一生的好运也在所不惜’说不定会好一点……吧?”

“嗯……哦。”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这个家伙揩眼角是不是因为笑出眼泪了”这样的东西呢,神乐奏助同学。


“哦哦,最后一位同学了。”莫扎特双手撑着白发男子的桌子,“你是路德维希吧?嗯……总之叫你路君好了。那么,请开始——♪”


“你是火候完美的煎饺。”

“嗯嗯……说完了吗?”

“说完了。”


“那个,路君。”莫扎特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嗯?”


“我说,你是不是认真来上课的啊?”莫扎特对上对方碧绿的瞳孔,“因为你根本没有认真地在想如何用语言打动别人吧?”

“恋爱根本无所谓,”贝多芬坚决道,“我就是我。如果因为要博取别人的喜欢而改变的话,那就不是我了。”

“——不行!”莫扎特驳回,“路君你现在在我的课堂里,况且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完成这个要求吧?像是‘但凡见到火候完美的煎饺这样美好的事物,我就会想到你’之类的句子……!总之快点想啦!”


“……”不知道是被句子还是煎饺二字打动,贝多芬沉吟片刻,“但凡见到火候完美的煎饺这样美好的事物,我就会想到你。”

“直接照抄原句也太过分了!”莫扎特叉腰。“我说,路君你是不是对我的课堂有什么不满啊?”

“之前没有,现在有一点。”

“根本就不应该有吧?”莫扎特难以置信。

一旁的神乐奏助发出了“咳嗯”这样带有提醒意味的咳嗽。


“决定了,教室里的大家在情话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嗯嗯,那就提早下课吧?如果有其他问题欢迎给我发简讯——尤其是女孩子♪”被提醒的莫扎特毫无自觉。

教室里的诸位开始窃窃私语。

“那个,莫扎特老师?”神乐奏助试探。


“抱歉啦,毕竟路君的情话水平非——常差劲嘛。大家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给我发简讯……嗯嗯,可以走了噢?”莫扎特笑道。


被评价为“情话水平非——常差劲”的贝多芬不忿:“为什么我要留下来?”

“哈?”莫扎特干脆坐在贝多芬的桌子上,“我说过了吧?因为路君你的情话水平非——常差劲啊,差劲到我觉得必须负责任的地步了……”

一旁正在收拾东西的神乐奏助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

教室里的大家陆陆续续走掉了,一些不愿离去的女孩子也被莫扎特用甜言蜜语哄走了。

“我不明白,”贝多芬说,“为什么?”

“嗯?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用华而不实的词藻来雕饰普通的语句?明明双方都知道那句话背后想表达的是什么。”贝多芬问,“沃尔夫冈,情话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嗯……”莫扎特坐在贝多芬的桌子上晃着腿,良久才回答,“路君你,在别人提到什么的时候会开心呢?煎饺吗?”

“音乐和煎饺。”

“嗯嗯……如果我只是很平凡地说‘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根本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莫扎特语调很轻快,“就像路君你一样,如果我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和‘我想和你一起吃煎饺,可以每天一起做煎饺就太好了’这两句话,你会觉得哪句更好一些?”

“……”贝多芬难得地沉默了,面上似乎有些红。

“还有啊,如果是音乐的话,”莫扎特并没有发现对方的异样,“‘我们相处的很和谐’和‘我和你是最好的和声’这样的对比,路君你能看出来吧?”

“所以说,情话很大程度上,是人们得来不易地一种惊喜,每字每句都要精心雕琢的——就像曲子里的装饰音,没有它们并无大碍,不过加上就更好了,不是吗?”


莫扎特垂下头来,辫子粉色的发尾落在桌边,“路君你可能还不了解——不过没关系!”

粉发的青年脩地撑离桌子,轻巧地跳落教室的地板上。

他声势浩大地笑嘻嘻道:“今天路君你的合格要求,就是说一句能够打动我的情话啦!”



夕阳从贝多芬座位旁的窗边打进来,温柔又灵巧地勾起二人淡金色的轮廓,一如天才们华丽而不可逆的灵感。

过了一会,贝多芬说:

“好。”

-Fin

哎呀忘记碎碎念了。
其实三个吻那个是史向莫扎特写给小康信尾滴,这个家伙写信都这么可爱的吗……(捂心口)
嗯嗯嗯,其实最后老贝也有可能说不好的,这个时候莫扎就会说“不行不行,必须说!”这样的话……
他俩太好了吧(捂心口)
这篇贝莫的贝左一点都不明显……嘎啊。…

……嗯嗯嗯,总之。
这篇不算在三篇粮就开车的三篇里!!所以还差两篇……!!!
………………就这么多吧。(

评论(10)
热度(47)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