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贝莫】人鱼的音乐

Classica Loid

《人鱼的音乐》

配对:人类! 贝多芬/ 人鱼! 莫扎特
Summary:当路德维希在月光下用煎饺钓鱼时,一个粉色头发的雄性人鱼用奇妙的歌声“袭击”了他。



-

“贝多さん,请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来。”系着素色围裙的旅店老板娘这么说着,褐色自然卷的短发从堆成山的衣物后翘出一点。



“为什么?”白色头发的男子问道,手里提着钓竿和钓具,显然打算去浜松的海边钓鱼。


“贝多さん是旅行者,可能不知道哦。”声音是从大厅里传来的,长期住户神乐奏助拿着的pad说道:“浜松的都市传说之类的嘛,对吧?”



“的确如此,”神乐奏助解释道,“毕竟十年前有一位浜松的居民深夜在海岸边散步,据说听到了蛊惑人心的歌声,然后被海里的怪物带走了。”



“我不明白,少年。”贝多芬转过身来,“被带走的是谁?这和我不能去钓鱼有什么关系。”



“就是说,如果夜晚靠近海边,是会被‘能用歌声蛊惑人心的怪物’带去不知名的地方的哦。”pad说,“嗯……被带走的人,是歌苗的父亲,音羽响吾博士。”

“我很抱歉,小姑娘。”贝多芬朝着老板娘的方向略微颔首,“那么,我出门了。”

“早点回来——”




-




当最后一点夕阳也消散在海平面上时,贝多芬仍在租来的木舟上垂钓。

租户的催促早就在夏夜的余晖里荡涤得一干二净,就连海鸟也没有发出聒噪的鸣叫。

整片海域上只剩下海浪起伏的声响,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贝多芬全神贯注地望着漆黑水面上的浮标,身侧摆着已经凉了的饺子钓饵。浮标只是随着海浪的起伏微微波动,似乎并没有鱼咬钩。




月光已经慢慢爬上了天际,以温柔又轻薄的光纱笼住死寂的大海。

贝多芬皱了皱眉头,觉得今天的垂钓也是一无所获。但当他刚想收竿时,如墨浓稠的海面之下却有些异样涌动着。






那股奇怪的亮光是从海底深处蔓延上来的,有如不经意跌碎的星屑,从天空样的海底向着海面义无反顾地坠落着。

近了,更近了。贝多芬几乎能看到那梭惑人的粉光自深渊那处前来,浮标却在此时剧烈地动摇起来。海面隐隐透出了绝不可能出现的鲜艳光芒——来自那扁小舟之下。





哗啦。





随着破水声的骤然响起,藻般的粉色长发如瀑倾下,布满鳞片的鱼尾有力地拍打着水面,激起偌大的水花。



贝多芬难以置信地向后仰去,双手撑在舟边,整艘木舟因为重心不稳而剧烈地起伏着。



人鱼上身的肌肉线条温和,在高挑骨架的衬托下甚至算得上有些瘦削。眉眼被水和月光濡得温润,面颊上水珠滚落,几滴顽皮地挂在他的睫毛上。

而那纤长睫毛下是如海般的双眼,瞳孔是澄明透亮的蓝,仿佛承载着万千星汉般熠熠发光着。

那双眉眼见到贝多芬的一刻难以置信地睁大了,随后弯成一个欣喜的弧度。



贝多芬失去平衡的同时,带着蹼的指尖就已经紧扣住他右手的五指。下一秒,这条人鱼便带着贝多芬声势浩大地跌进了水里。



夏天的海水是凉爽的,水争先恐后地涌进贝多芬的衣服和口鼻。人鱼带着他游了一小段距离,就在贝多芬挣扎着,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一瞬间,鱼尾把他拦腰卷住。抛上了粗糙的沙地。



“咳……咳啊啊、咳咳呃……”



贝多芬的白发因为湿水而厚重地垂下来。他捂住喉咙撕心裂肺地咳嗽了半晌,这才想起来身边有条来历不明的人鱼。




他提起警戒,严厉地问道:“你是谁?”



“莫扎特!”粉色的人鱼扑腾着鱼尾,半个身子浸在水里。



“什么?”贝多芬向后退了退。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人鱼耐心地道:“如果你能叫我沃尔夫冈就更好啦!”



完了。贝多芬心想,怕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会有一条人鱼在跟我做自我介绍?




“呐呐,那个……嗯。”莫扎特鼓着腮帮子,“我该怎么称呼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路德维希。”贝多芬说,最终选择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拧干。

“那我就叫你路君啦!”莫扎特看起来很高兴,“嗯嗯嗯……你是我除了响吾君之外认识的第二个人类哦!”




“响吾?”贝多芬低头看了一眼莫扎特,“……这么说来,小姑娘的父亲是你带走的?”

“诶?带走?”

“浜松的都市传说。十年前你把响吾带走了,他再没有出现过。”




“诶诶诶诶诶??”莫扎特吃惊地用鱼尾拍了拍水,双手夸张地举了起来:“我根本没有哦?响吾君他啊,见到我之后两天就离开了……说什么既然已经离开了浜松回去也很麻烦,不如现在开始旅行吧之类的……嗯……”




“等一等。”莫扎特的眉头一拧,“也就是说,我在你们的说法里是带走人类罪不可赦的怪物——之类的?”




贝多芬松开拧干了的上衣,抖了抖,把它挂在了树枝上,点了点头:“人们说你用歌声蛊惑了响吾。”

“唱歌嘛——”莫扎特说,“我喜欢作曲多一点。路君你也会作曲的吧?我看得出来哦!”





人鱼似乎很高兴,鱼尾拍水的速度快了不少。



“……”贝多芬顿了顿,“你是用歌声蛊惑他的吗?”

“我说啊,你们人类把人鱼想象成什么了?”莫扎特不满,“如果蛊惑人这么简单的话,人鱼一早就攻占陆地了吧?……虽然我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就是了…………”




他从沙滩边游开了,长发也脩地没入了水中。人鱼的身影越来越远,以至于贝多芬都以为他离开了,甚至开始考虑起如何离开眼下这个荒岛。



但莫扎特没有离开,他在远处的海平面上冒了个头,甩了甩长发,水珠滴滴答答落进海里。他似乎望着贝多芬的方向“哼哼”地笑了起来,随后又一头扎进了水中。



没过多久莫扎特就出现在了贝多芬眼前的海边,这次他走上了岸,鱼尾化成了纤细白净的双腿,足掌踩着湿沙,一步一步地走向贝多芬。




失去鱼尾的莫扎特除了一丝不挂,和普通的人类没有任何的区别。他毫无顾忌地坐在贝多芬身边,粉色的长发湿哒哒地贴在身上,落在盘起的腿间,恰到好处地遮住了让贝多芬觉得尴尬的位置。




“人鱼,”贝多芬问,“可以化出双腿的吗?”
他闭口不提在自己印象中这是要向邪恶女巫以歌声作为代价交换的。
莫扎特点了点头,“化腿不算很难——虽然我更喜欢鱼尾。”



“那为什么?”


“嘿嘿。”莫扎特突然拧过身子,直直看着贝多芬笑了起来:“因为如果不化出双腿就没办法坐在路君旁边了啊?——不对不对,如果路君下水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



大概是鲜少接触人类的缘故,莫扎特根本不知道他说的话有多直白,贝多芬却有些红了耳根。他被这条人鱼横冲直撞的大直球打得猝不及防,一时恍然无措地望向那对如海又如天的眸子,不可自拔地沦陷得更深些。



莫扎特似乎没有在意,他用双腿踢着沙,好奇地问:“路君,人类是怎么样的啊?响吾君他没怎么跟我讲过,而且他离开之后就再没有人类来陪我玩了……其实很无聊的。”



“人类没有鱼尾。”贝多芬想了一会,“我们在陆地居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晚不会有人来浜松的海边,因为害怕有怪物把他们带走。”



“嗯嗯!”莫扎特兴致很高,“还有呢还有呢!”



“浜松的人们很好相处。”贝多芬说,“他们很热情,也很体贴……”他想起了歌苗提醒过一定要在夜晚之前回去,一时有些晃神。



“路君?”莫扎特试探着叫了一声,“路——君!!”


贝多芬却握住他布着少许鳞片的手肘,冰凉的皮肤就在他温热的掌心底下。
他说道:“沃尔夫,你的歌声。你的音乐,告诉我。”




“唉?”莫扎特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是路君想听的话,那好吧——”





人鱼就任由贝多芬握着他的手肘,在温柔的月光下唱起了歌。澄越轻快的歌声在天和海之间回荡,于是棕榈树也沙沙地作响了,海浪起伏合应,行云卷舒附和。

贝多芬出神地望着身边的大男孩。他闭着眼睛,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一片柔软的阴翳,粉色的发丝柔顺地吻他贴上的手心。



莫扎特眼角带着笑。唇边也带着笑,唇瓣开合都如同号令着海洋,却又如此轻快温柔,一如星月夜色。




贝多芬就是被这星空月色蛊惑的旅人。他虔诚又郑重地贴近莫扎特,呼吸落在两个人之间,他的吻就轻轻印在莫扎特的眼睑上。




人鱼的眼睑体温偏低。他几乎感觉到对方的眼睑轻轻颤动着。于是吻向下着,最终落在了唇边,那片温度似乎要把莫扎特的唇也吻热似的。


半晌歌声歇止,贝多芬道:“你蛊惑了我。”




“什么嘛!”莫扎特不服气,“我哪有!”



“可我被你蛊惑了,”贝多芬深深望进莫扎特的眼里,莫扎特这才发现对方的眸碧绿如日光下的海水,闪着笃定又郑重的光,“我被你蛊惑了。沃尔夫。”



莫扎特哈地笑了一声,直接把贝多芬扑在了沙滩上,毫无章法地乱亲了一通。




-

“人类无聊的时候会做什么呢?”

“聊天,大概。还有看书?或许作曲。”

“我喜欢作曲!”
“我也是。”



-

贝多芬醒来时躺在近浜松的沙滩上,海涛吻着他的后背,凉意把他从夏日的清晨唤醒。



远处歌苗和奏助正向他奔来。




贝多芬坐起身来,依稀记得昨夜垂钓遇上了人鱼。

粉色的长发,蓝色的眼睛。

歌声,吻。

 

记忆令人难以置信,以至于他怀疑这是不是个梦。






但当贝多芬低头,看见一枚玫粉色的贝壳躺在自己手心,便释然地笑了起来。

-Fin

 

 

 

 

评论(11)
热度(45)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