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晨离》第一章

晨离。
·梗来自《南极姑娘》
北极熊荼x南极巴布亚企鹅岩设定
大概是日更
lof微博贴吧同步更新

——“你看,极夜已经过去了,你再也不用生活在无穷尽的黑暗中了,不是挺好的吗,嘿嘿。”

 

-1

神荼发现自己居住的浮冰上多了一只奇怪的生物的时候,是一个黑咕隆咚的早晨。其实是不是早晨,不过对于极夜中的北极来说都差不多。他当时刚享用完一只海豹的脂肪,对这个奇怪的东西没什么食欲。

 

 

神荼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那个黑白相间的奇怪东西。这时他才完全看到对方的全貌。

 

那是一只企鹅,眼睛上有一块明显的白斑,在喙边微微上挑,活像戴了副圆框眼镜。橘红色的喙细细长长,憨态可掬。

 

 

他刚想把对方推回海里,突然对方就一个咕噜滑到了他的脚边,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然后扑腾着退化了的小翅膀跟他说了句:

 

 

“我是安岩,来自南极......”

 

 

 

企鹅的话音突然截断,愣了一会,才磕磕巴巴地接着说:“A了个B啊,这是哪儿,北极吗?”

 

 

神荼捧了点碎冰搓了搓脸,干脆利落地把对方推进了水里。

近年北极气温上升,浮冰融化,家人离散。他早就习惯独处,企鹅的声音对他来说太聒噪。神荼转身又看了看模糊不清的海平面,完全没把这个奇怪的插曲当回事,准备回到冰屋中去。

 

身后一阵破水的声音,稀里哗啦。神荼一瞬警惕回过头来,没想到那只企鹅扒拉着冰沿摇摇晃晃地爬了上来,望着他盯了老久,这才支支吾吾憋出了句:

 

“哎,你是北极熊吗,这么大只?”

 

-

 

 

安岩坐在冰屋门口捧着一条鱼开始吃,神荼站在旁边看着他。

 

 

他实在没办法想象,这个只有他四分一高度的家伙是怎么顺着洋流游到北极,顺利地避开杀人鲸和海豹的袭击,而且只是单纯为了看看日出。

 

更匪夷所思的是,那个要看日出的家伙还捧着鱼嚼得开心,不时嘟哝一两句还是磷虾好吃。 

 

 

神荼打定决心不去理他,把二人(?)之间的界限画个清楚。那个家伙却径直把吃完的鱼骨往一旁丢掉小步跑着追上他。

他加快了脚步准备进入冰屋,迈步似乎又想起了些什么,拧过头对着安岩,那张没有表情的熊脸上俨然写着“不准进来”四个大字。

 

 

安岩毫不掩饰面上的惊愕:“你真是太没人...呸熊性了,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对客人要友善吗?”一面踏着冰要往屋里挤。

 

神荼听得烦躁,撇开多余的心思不去想失散的家人。干脆就把对方肚皮摁在冰上,稍微用力一按,安岩就滑开一小段距离。安岩摇摇晃晃,又站起来跑至门前,神荼也就再依葫芦画瓢地把他推开。

 

 

安岩不厌其烦,打定了决心要进屋去。神荼抬起毛绒绒的爪子想再把安岩推开,可是看着那家伙如同暖阳一样橘红色的喙,还有堆在冰屋门边刚捉上来的一小堆鱼,浮冰从眼前漂过,安岩就仰着头万分无害地看着他。

 

哪有什么把他拒之门外的理由。神荼难得地服了软。

-

 

 

最后安岩还是死缠烂打进了神荼的冰屋。

屋子里干净得很,神荼没心情跟安岩扯皮,干脆利落躺下合眼,任由安岩在冰屋的空隙里又转悠了小几圈。

 

 

安岩委屈巴拉站在冰屋的空地上,看着神荼无比自然地开始休息,想讲话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他只好更加委屈巴拉地抹了抹自己脸上没干的水,对那个白色的庞然大物说:“你你你你你你不说话没关系,可千万别翻身啊。” 

言下之意昭然若揭:你一翻身我就没命了。

 

 

小企鹅呆呆地杵在那,等了半天都没等回复,就在他以为对方已经睡着的时候,神荼终于开口回了他一个嗯字,然后给他留出了一小块得以居身的地方。

 

-tbc

评论(3)
热度(14)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