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晨离》第二章

-2

 

 

不咸不淡地过了两三天,之前神荼进食的脂肪被消耗得七七八八。尽管在极夜中他习惯用长时间的睡眠以降低身体的消耗,但自从多了这么一个不请自来的南极客人之后,他的生活作息毫无防备地被搅得一团乱。 

 

安岩早上有时会跑出冰屋去捕鱼,即使他如何尽力地放轻脚步,神荼仍能捕捉到那细碎的脚步声。对方出了门后他也无法再次陷入睡眠,于是就他就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躺着,直到对方把鱼一条一条甩在浮冰上,然后一脸得意地跑进来向自己炫耀捕鱼成果。

言归正传。

 

神荼如今站在冰缘,他不想吃鱼,却打起了再捉一只海豹的主意。

 

 

 

之前海豹的尸体不知道是被哪只北极狐叼走了,连块腐肉都没剩下。神荼低头望着海水,大多数海豹在这种天气冻得不想挪窝,但他还是很幸运地捉到了一只灰海豹。

 

那只海豹被神荼从腹部剖开,把对方的脂肪尽数吞下,那只灰海豹的肉就这么暴露在干冷的空气中。冰下传来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他没怎么在意,毕竟危险的捕食者不会留出这种破绽。

 

血液静默地淌在冰上,不久就结成了冰。

 

尽管他已经尽量维持进食的速度和冰面的干净,但结冰的血液还是夺目的很。他抓了点碎冰搓了搓爪子,顺手把腮边的血迹擦掉,转身却看见安岩抱着条鱼呆杵着看他。

 

 

对方的表情呆滞惊恐,像是戴了个他完全不熟识的面具一般,完全没有了当初憨态可掬的可爱模样。

 

 

 

 

-

安岩不大记得自己是怎么跳进水里的,恐惧悄悄地把他的思绪填满。

 

他一面嫌弃自己怎么没有戒心,离开南极还真以为这世界上除了杀人鲸就没有其他能威胁自己性命的东西了;另一方面他在想神荼是不是在囤肥他等着宰。

 

 

小企鹅越想越觉得后怕,不由唾弃自己真是没追求,早知如此就多看自家的阿德里企鹅房东包姐多几眼,此生也就无憾了。

 

思想就有点跑偏,安岩一边乱想一边游,海水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出游了多远,觉得已经远离了那个面无表情的霸道熊总裁之后,他才扒拉着上了一块浮冰。

 

 

安岩往远处望了望,学着当时神荼的样子看着地平面,但是他看得眼睛都酸了,太阳还是没有升起来。四周仍是固执而浓稠的黑,仿佛要把他吞没。

也对,安岩把身上的水珠甩掉,现在还是极夜,怎么可能见得到太阳。他干脆就这么傻杵在冰上,站的昏昏沉沉,不知东西南北白昼黑夜。

 

睡意袭上他的脑海,告诉他该休息了,可安岩知道自己不能休息。

 

 

——落单的企鹅站在北极的一块浮冰上,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对那些猎食者来说不失为是一顿不错的开胃餐。安岩这才有些后悔从神荼那儿逃了出来,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宁愿被神荼吃掉也不愿意被其他生物吃掉”的想法。

 

 

 

这个想法来的太突然,他只好把这归于自己随着洋流漂了太久,有些神志不清。

 

 

与睡意苦苦对抗半天,安岩最终还是不敌困意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没有南极、没有包姐、没有磷虾。只有神荼看着他,半晌才说了一句话。

 

 

 

“回家吧。” 

 

他被惊醒了,转悠了半天还是跳进水里抓了条鱼。把身上的水抖干之后他捧着鱼开始吃,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思索那句回家到底什么意思。

 

 

是指南极吗?安岩安分守己地啃鱼,然后把骨头丢回海里,然后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等看到了北极的日出就回去,他愉快地一拍自己的翼,然后决定再睡一会儿。

 

不知道是那条鱼骨头,还是他拍手惹的祸,脚下的浮冰一阵颠簸,安岩根本扣不住冰缘,就这么径直从冰上滑入海中。

 

 

 

一瞬间他的腰部被叼住,尖齿扎进他的皮下,那股力道让他无法挣脱,只能垂死挣扎。他依稀听到一阵入水的声音,似乎是那家伙的同伙。但安岩没办法再去理会那些,他很快就陷入了昏迷。

 

-tbc

评论
热度(13)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