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花酒間》試閱

·梗来自唐寅《无题》,“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肆老板荼X桃花仙岩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嗨,又見面了。吃桃子嗎?"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垂髫小儿唱着童谣,手里拿着风车三五成群地追逐嬉戏,脚步啪嗒啪嗒地落在青石板上。神荼坐在椅子上看书,也没怎么去理会那些扰攘。小小的建筑在镇子上不甚起眼,神荼也就乐得自在当他的清闲掌柜。偶有客人来买酒,留下酒钱便又循着来路回去,日子就水似得往下淌。

-

曾有老媪颤颤巍巍地道着传说,说这苗苗当年是从岩缝中长出来的,后来才被农人移植到此处。这树每逢着早春就含着蓓蕾。到了春节的时候满树都是桃花,惹眼倒也惹眼。奇怪的是这镇上除了这一株,凡是桃树都活不过三五年,这逸闻神荼也就当着故事听,没怎么上心。

-

“你懂什么,我可是神仙,桃花仙你懂吗。你这酿酒的桃花,还是从我种的桃树上摘的呢。”对方深吸口气叉着腰气的面色微红,“我要一碗桃花酿,多少钱我都给得起,我倒是要尝尝凡人酿的酒是不是比那瑶池的琼浆玉液还醉人。”

神荼抱着臂背靠墙好整以暇看着他,半晌才悠悠从架子上取出个小坛子来,把泥封拍开拿着一个白瓷小碗就倒了些递给他。澄澈酒液中飘着几瓣桃花,对方眯眸嗅了嗅那酒,清冽倒是清冽的很,他凑着碗沿浅浅抿了一口,似乎有些诧异于那酒的入口甘爽醇厚,顺着他的舌尖泛起绵甜的氛围,倒是将桃花的清香在酒中酿得馥郁扑鼻起来。


-

安岩提着个小包袱,小心地放在石桌上,解开那个结几个饱满水灵的桃子就咕噜地躺在了桌子上。他回头望望神荼,发现对方还是没动作,小小地叹了口气,然后招呼人过来。

神荼来的时候还带了两碗酒,只嗅一下安岩就知道那是桃花酿,他坐在一张石凳上,看着神荼也落座,方才递给他一个桃子。安岩又似往常一样跟神荼说着街坊趣事,见着神荼无动于衷似乎有些失望,他把桃子抓过来右手化掌从中间把桃子一分为二,然后又把半个桃子递给神荼。

对方挑挑眉:“分桃?”

安岩怔了怔,随即埋下头不置可否地吃桃儿。

-

“你很久没来了。”

“那就当我没去过那家酒肆好了,夜深了,回去吧。”

"你看呀,神仙终究是神仙,是没办法跟凡人一块生活的。"




这个只是预告!绝对!会!撒!白砂糖!!!

看我真诚的眼神!!![...

哦顺便这儿七多,勾搭随意。

评论(8)
热度(7)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