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4度朔桃枝(下)《你不是剑纯吗哪来的镇山河》

第四章·度朔桃枝(下)
安岩的脑袋有点痛,他捉摸着:难道必须要花大价钱吃回血药剂才能搞定这个奇遇?一路操纵角色发足狂奔,没一会儿就到了枫林战场。这期间之前密聊他的惊蛰也没有回复,他只好抬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地图——

枫林战场是唐军和狼牙军打仗的场地,顾名思义就是好人和坏人打架的地盘。在这里死去的战士着实不少,整个地图的颜色色调阴暗得很。遍地都是死尸,地上的泥土混合了血迹有些发黑,战士的明光铠上都是黑红色的血,看的安岩心惊胆战。不过仔细想一想,似乎跟NPC给的提示有些联系——在阴气重的的地方,将士的血肉之躯浇筑出的树枝
他的角色站在小径上半晌,衣衫猎猎随风而动,下了狠心:没血就吃药。这才试探性地往战场里走。
这个地图内土壤、战车还有厮杀的军队逼仄在一起,再加上一旁的枯树和灰暗的天,给他找东西增加了很大的难度。江小猪见状也开了电脑奔到枫林战场帮着他找,两个人没血了就吃药,除了肉疼,倒也是没什么大问题。找了一个小时左右,安岩望着那块黑红色的疆土都要产生审美疲劳了,不禁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另一个接到郁垒任务的人怎么没有来找这个道具?莫非他的进度特别之慢,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又或者只有NPC的提示根本没有头绪?还是出了什么变故?
想到头绪,他突然心里一惊。那个惊蛰怎么就知道【度朔桃枝】在这里,这都找了一个小时了还没找到,莫非是来坑人的?或者他是那个独跫的同伙,为了引开自己不让自己找到真正的【度朔桃枝】,故意捏造了一个地点来忽悠自己?他想的入迷,哪晓得江小猪突然扯开嗓子冲他吼了一句:“安岩,快过来看!”连川普口音都不带了,正经得很。
安岩赶紧收拾了心思,凑过去看江小猪的电脑屏幕。

江小猪的唐门正太站在一团黑色的雾气旁边,按下互动键F就有一条系统提示:“侠士并未得到郁垒之力,与此物无缘。”看的安岩心里一阵激动,赶紧回到自己的电脑前。他和江小猪之前组了队,要找他在哪里并不困难,按着右上角小地图的指引就往前跑了去。
等他的角色稳稳停在那团黑雾面前,伸手颤抖着按下了互动键的时候,一个拾取物品的进度条就开始读取,足足等了五秒。安岩感觉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游戏界面右下角就出现了一个金橙色边框的物品。

这个金橙色边框安岩是认得的。边框的颜色由稀有度低到高分为灰色、白色、绿色、蓝色、紫色和金橙色。这次掉落的是金橙色的物品,自然表示十分稀有。他慌忙打开背包一看,果然是那个【度朔桃枝】。乐得他一把搂住了江小猪的脖子,激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也不管手上力度如何,开口就说:“小猪我可谢谢你啊,总算找到这桃枝了。”
江小猪倒是乐呵乐呵地拍了拍安岩的肩膀说别辣么见外噻,我一个师父帮帮你这个逆徒还是应该的噻,逗得安岩笑了起来。

突然安岩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下意识看了看系统的公告,赫然一条跑马灯就挂了起来。
【[叶山宕]侠士几经磨难,智勇双全。获取“郁垒”奇遇之道具[度朔桃枝]!】

也就在一霎之间,安岩的游戏界面突然抽了风一样的跳出好几个系统提示窗口,一眼看过去心就凉了个彻底,就算他怎么摁确定,窗口却还是好像关不完一样地存在着。
【玩家XXX已将您加入仇人列表,是否将他加入仇人列表?】
仇杀这种东西,顾名思义就是把一个玩家加为仇人。因为仇人之间报仇无比天经地义,所以仇人是可以互相攻击甚至杀死对方的。可他一直在这个服担任着一个小透明的角色,偶尔做做日常任务,到处乱逛截图,和小猪打打竞技场,也没见得树敌,那是为什么?难道是另一个“郁垒”发现任务道具被自己抢先一步拿走了,决心报复一下?那这些人岂不是都是他的帮手?
加自己为仇人自然是为了杀自己,可剑三这个游戏又没有死亡掉落,杀了叶山宕也没用啊?难道对面单纯看自己不顺眼,就想杀个一两次泄愤?

安岩心里苦,觉得自己一个肯定打不过这么多,难道要学董存瑞炸碉堡吗?他只好把自己的角色藏到了一块战车的碎片后面,然后发了狠似得摁着鼠标左键去关闭那些系统提示。这动静吓得江小猪扭过头看了看,啊了一声然后磕磕绊绊地跟安岩说:“我去帮会里找外援!你撑一会,外援很快就到噻——”然后就扭过头去,在帮会频道哒哒哒敲了句什么。

没一会安岩收到的系统消息又多了几条,不过不是是仇杀通知,而是入队申请。
【玩家[秦穹]邀请您加入他的队伍。】
秦穹?就是那个写奇遇分析帖子的秦穹?
安岩这会儿也没仔细思索这个秦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不过联系一下江小猪说的话,这似乎就是他找来的外援。对方倒是很靠谱,进队就丢了一个YY号过来,江小猪慌忙拿出手机开YY。
进了秦穹的队伍,安岩才发现小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退出了之前的队,加进了这个队伍里。

队里总共有五个人,分别是秦穹、叶山宕、麻猪豆腐、轻袂承秋还有罗兜装饭。
秦穹的名字安岩早有耳闻,他是服务器里鼎鼎有名的一个纯阳道长,手法犀利干净利落。叶山宕和麻猪豆腐就自然是安岩和江小猪的角色了。对方的三个角色很快就来到了安岩身边,这阵仗搞得安岩还挺不适应的。
这个队伍里他(单方面)不认识的只有轻袂承秋和罗兜装饭。轻袂承秋是一个万花的成女,是那四个治疗门派之一。点开装备面板一看,她穿在身上的是治疗的装备,安岩扫了一眼也大概知道,这就是一会负责治疗的奶妈。而罗兜装饭是一个丐帮的成男,装备分数倒是很高,看起来也是一个输出。
仔细一想,安岩还有点害怕,对方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人,而他这里就一个五人的队伍,还只有一个奶妈,一个远程输出,剩下的三个还都是近战角色,莫非要杀出一条血路?这能怎么杀啊。

叶山宕的四周没一会就响起了丁零当啷的红名玩家提示,安岩这才把最后一条仇杀通知点完确定,不断重复着摁下确定键,他都有点累,但看到这个人的ID他就突然抽了抽。
这个人的ID叫独跫,也就是另一个“郁垒”。
江小猪这时倒已经开了手机的YY,进了一个频道,不分由说就把有麦的那个耳机塞在了安岩的耳朵里。安岩的手指有些颤抖,但还是摆在了键盘上,这时他听见YY对面有一个男人清嗓子的声音,然后喂了两句,他的声线很低沉,也很清冷。
安岩听见他说了三个字,却仿佛裹挟着千军万马之势。

“冲出去。”

TBC!今天根本没码文我估计要玩脱,你们以后看不到日更的七多了!!

评论(2)
热度(16)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