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5脱难《你不是剑纯吗哪来的镇山河》

我中午居然忘记打tag了........!!!!哭泣!!!!!!orz

 

第五章·脱难

对方来的人看起来确实不少,少算也有十几二十个,各种门派的都有。安岩看了看插件里的敌对玩家列表,发现奶妈居然没几个。但他这里总共就五个人,送人头也不带这么送的,安岩思考了一下,觉得YY里那个人说的的冲出去,并不是要把对方全部杀掉,而是破开阵型、找到出路、然后逃之大吉的意思。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在YY里问了一句是不是这样,结果也没人回复。

再一看团队频道,秦穹那厮赫然打了一个“嗯”字上去。

 

安岩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合着之前说话的那家伙就是秦穹。之前他看这人写的分析贴的时候就有点小佩服,官方爸爸几句轻描淡写硬是能分析出这么多资料,而且照自己的奇遇进度来看,这人还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顿时心生敬佩五体投地。就在他走神的这几秒里头,团队面板又多了一条信息。

 

[团队]秦穹:保奶,藏剑玉泉出去,鹤归进来风车。其他人补刀,差不多了就走。

 

短短两句话倒是把事情安排的挺清楚。那群人是冲过来杀安岩的,但他们既然组了队,那也自然被视为安岩的“同伙”,免不了会受到牵连,其中治疗的地位就比较危险。所以在保护治疗的同时也要为冲出去做出准备。安岩身为一个【藏剑】,位移的技能比较多,玉泉是玉泉鱼跃的简称,一个带锁足效果的三段冲,属于轻剑技能。

 

安岩看着那群人聚得越来越近,狠狠一咬牙,就听见YY里一声指示,估计是怕他没有时间看团队频道,仔细一听果然是一声“出”。他按在快捷键上的手指就压了下去,前方的敌人似乎是没有意料到他的袭击,被锁足之后无法动弹,这时他喘气都不带一下,把手中武器切换成了重剑,趁着技能冷却的时间把面向扭回去对着队友,就看见原本他们站着的地方下了一个【生太极】气场。这个气场可以让进入范围内的敌人移动速度减慢,气场技能只有秦穹的纯阳角色能释放,安岩一下就明白了起来,他这是在防守。

轻袂承秋手里的毛笔轻扬,墨迹和代表治疗的绿光就在那四人的角色身上降了下来。罗兜装饭倒是挺悠闲的,他一个丐帮倒没什么远程攻击的技能,角色整个就杵在那儿,不时做出几个待机动作。

 

YY里又是一声嗯,示意他可以动作了。

 

就看见叶山宕双手握住重剑,高举过头,借着甩剑的力量向前跃去,重剑砸在了队友面前五尺的地方。安岩开了爆发技能,叶山宕握着重剑以己为轴,一个风来吴山就转了起来。

藏剑这个职业轻剑没伤害,切了重剑就死得快,因此被玩家们戏称为黄金脆皮鸡。但风来吴山这个技能,可谓是镇派技能之一。玩家们都管这个技能叫大风车,顾名思义就是以玩家的角色为轴心,对半径六尺内的敌人造成巨额伤害。

 

那群人估计也没怎么商量过,刚才为了解除锁足控制就用掉了解控技能,哪料到安岩回身就是一个鹤归,封住了轻功,也用不了位移的技能。这一个风车下去,对面的人倒是死了不少,几个漏网之鱼也被秦穹一套连招打得半死,罗兜装饭两脚上去补一个刀,面前就多出了一条血路。YY里没了声音,只见团队频道里跳出一条消息。

 

[团队]秦穹:走。

“这是要往哪儿走?”安岩不免低声嘟哝着,眼睛还是不住地往一马当先的秦穹身上看,YY里突然就出现了一把女声,解释道:“我们来之前把这里的地形研究了一下,战场两面环山,唯二的出路估计也有人在把风,我们眼下该找一个地方脱了战,再传送回主城【扬州】先。”安岩应了一声,再联系一下队伍里的角色就恍然大悟,这个妹子八成就是队伍里的轻袂承秋了。他赶忙操作着角色跟上大部队。

 

之前攻击敌人的时候,他的风来吴山是范围攻击。而只要被攻击到的对象没有死亡,发起攻击的角色就不可能脱战,所以现在这队人说白了就是在等安岩脱战,然后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传送回主城。安岩这个门派的位移技能的确很多,没半分钟就把身后的追兵甩了老远,再打量一下才发现,他们已经进入到一片枫林之中。漫天红叶炽热如火,可惜他无心欣赏,在确定了传送去【扬州】城内才松了半口气。

 

切换地图的空档中,安岩向后一挨,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之前长时间密集的操作让他的左手有些发酸,这才甩了甩手权当做休息了。等到他的角色稳稳站在传送点上,才看见团队频道里又出现了一条新信息。

[团队]秦穹:过来。

 

组队之后在地图上是能看见代表队友的小蓝点的,安岩找秦穹毫不费力,抡起大轻功就飞了过去。谁知道他居然是第一个到那块小竹林的,叶山宕对着秦穹那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尴尬的不行,安岩就干脆把叶山宕停在了秦穹面前,调高了视角仔细看了看秦穹的脸。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捏脸在一众玩基三的汉子里头算是比较好的,一条墨色马尾干净利落,玉制抹额束起发丝留下两侧长发,羽玉眉下明眸含笑,鼻梁挺拔唇角微勾,就冲着这捏脸他也是有不少小迷妹的。

但安岩这回看到秦穹的脸却还是被惊艳到了。对方的道长一头白发披散到身后,额前散落几缕发丝,丹凤眼眯起些许,瞳孔的蓝色苍若深海,唇间抿一条冰冷固执的线。身上分明是拓印了一套南皇的校服,负着手扬颌,清冷脱俗得很。安岩咳嗽了两声,小声念叨了一句“这人居然比我还帅”,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带着耳机,脸一红赶紧祈祷没人听到自己这句话。

 

好在江小猪他们也陆续到了。秦穹显然不打算继续说话了,YY里传来麦被人摆弄了两下的响动,然后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带着那么一点痞气。

 

“哎我就是罗兜装饭,那个丐哥。”对面顿了顿,又接着道,“不是我说啊,那个藏剑兄弟,你现在很危险。”


 

 -tbc

评论(1)
热度(18)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