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15 公开课 《你不是剑纯吗哪来的镇山河》

星期天大概还有一更,最近太忙了对不住啊……有想看的梗或者剧情可以留言呀,我会在支线里插进去[??

第十五章公开课

在游戏里浪了也挺久,江小猪低头一看时间表忙叫不好,说明天上午他报了法语系的公开课,得收拾收拾笔记。

龙傲娇也没理会他,双腿交叠惬意抿了一口咖啡,继续操纵着杨时在湖周围走,觉得好看就停下来截图。安岩也盘算着再浪一会,指尖还搭在键盘上,前行的w键摁了一半,突然一个机灵炸了起来,扭过头劈头问江小猪:“公开课?”

江小猪背对着安岩,撅着屁股在找笔记,晃了两下身子表示对。安岩蹙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突然表情僵住,脸一下就白了:“你当初,是不是也拉着我报了?”

 

这回江小猪也愣了,慢慢转过身来,也算是赏了安岩一个正脸。他抬手蹭去脸上的灰,小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会,似乎在确认是否如此,半晌才慎重地点了点头。

 

安岩把手里鼠标一拍,靠在椅背上仰头哀嚎:“A了个B,我真是脑抽了才陪你报的公开课……罗兜装饭明天早上约了我打本啊,大兄弟。”他绝望地转过头,直直盯着江小猪:“25挑战永王花月连刷啊!文王套啊!这是什么概念。一堆明晃晃的八级五行石等着我啊!身为帮会的一份子,我好不容易跟帮会团打一次本,为了个公开课……”

他“全没了”三个字还哽在喉头,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是QQ信息提示,罗兜装饭小窗敲了敲他。

 

  

罗兜装饭:嘿大兄弟,明天早上秦穹大佬有事不在,没人指挥,25的本后天再打啊。

 

要从“我的文王套八级五行石没了”转换到“什么明天居然不打了”模式实在需要足够的时间,安岩先前望天长叹的姿势凝固住了。江小猪暗搓搓地摸到了他旁边抽走了手机,大略扫了一眼才卷起手里笔记,敲了敲安岩肩头道:“看到没有噻?天意让你去公开课,多也躲不掉滴。”

-

江小猪主修的是一个小语种,公开课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毕竟小语种的专家也没有那么闲着全国跑,之前拉着安岩报了这个公开课,是因为公开课的讲师原来算是他们的校友,大名神荼,被语言系的后辈誉为神一样的学长。

 

神荼学长主修法语,据同期学生不靠谱的传闻,同系其他的科还选修了不少,期末一出来科科都第一,根本不给其他人留活路。毕业四五年之后,校方似乎想起自家以前还出过一头这么肥的羊,干脆利落把神荼请回来开个讲座,以挽救一下语言系惨淡的人数,以及惨淡的男女比例。

 

这个挽救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安岩叼着笔杆环视一圈,发现来的大部分都是妹子,嘟哝着开口:“可以啊,我看明年语言系新生妹子会多不少,江小猪你有福利啊?……不对,这个讲师怎么这么眼熟…”半天不见答应,往旁边一看,那小子跟小粉丝似的认真做笔记。

 

安岩愕然,自从他们大二之后江小猪认真做笔记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么疯狂得更是见都没见过。他眼角抽了抽,怔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我去,你是不是,假的江小猪啊?”

江小猪干脆连白眼都不屑赏给安岩了,一面低头奋笔疾书,一面语带艳羡道:“你懂啥子咯,和神荼学长见面滴机会可谓是可遇不可求,别看他人长得帅,教书讲课那也是杠杠滴。”这才把笔搁下,比划了一个拇指指了指讲台上的男人,“你不修语言系当然不懂咯,在咱们学校,他可是神一样滴存在——”

 

他的两条小短手刚张开了没一半,教室里就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有些失真,但还是引起了妹子们的一阵惊呼,刚安静下来的教室又炸开了锅。

“我叫神荼,是今天的讲师。”

 

-

 

被扯过来的安岩自然对语言系的东西一窍不通,对法文自然也只停留在和英文一样由26个拉丁字母组成的层面上。江小猪昨晚联合了龙傲娇,拿着小本本给他灌输法文基本观念,什么元音、爆破音、边近音颤音,听得他蒙圈无比,最后达成了一个结论:语言系的简直不是人。

但神荼的教法深入浅出,比江小猪的填鸭式恶补法可谓温柔不少。安岩叼着笔头走神,心想大概是因为迎合校方要求,为招生做宣传,内容自然不能太难,不然哪会有人报。

这边安岩还在走神,那边神荼就开始点名回答问题了。

 

“K2排9号,说一句你知道的法文。”

 

K2排9号?安岩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往桌子上的编号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念叨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背”,然后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不情不愿地享受着整个教室的注视。毕竟他之前在走神,这会也心虚地没敢去看讲师的眼。

 

好在神荼也没和他计较那么多,那张脸还是冷冰冰地,唇线抿得固执,似乎无声地等待着回答。根本没听到问题的安岩继续懵逼,江小猪戳了戳他的手,把题目又重复了一遍。

这回安岩更晕了,忐忑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开口道:

 

“bon…bonjour?”

-tbc

评论(4)
热度(9)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