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人间风月事♪试阅

♪古风paro

——夜雨声♪神荼视角

听檐上滴哒雨声难免扰几分思绪,院内庭中的芭蕉叶有雨打,这树本是安岩栽的,梦回莞尔。
梦中跫音和了门外踏雨而来的声响,我不免有些恍惚。

夜雨时候,清寒该伴着故人,齐齐入骨来。

-
安家自古名声显赫,我想他是不缺消遣的。黄鹂婉啼,画眉悠转。精工笔墨依他心意,肆意泼墨都该是他的玩物。

可却也是这么个富贵命的青年,足下踏空跌入寒泉,打着冷颤眉眼低垂,鼻尖冻得泛红,身上披着我的外衣,支支吾吾地向我道谢。

-

待茶香袅袅,安岩却也难胜睡意伏案而眠。我哑然失笑,把他扶到榻上掖好衾角。

恍惚忆起初时他道:“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窗外雨打芭蕉,落声清脆,如倾千斛明珠。安岩睡得正香,我倚坐一旁,长望他睡颜。

或许在我梦中遇他时,他也在与我会面罢。




——梅映雪♪安岩视角

闻江南烟雨蒙蒙,追着惊蛰时节梅傲雪凌霜。一路快马加鞭,就为赶着赏含苞待放那一刹。

-
孤山果不孤,先生教书我有仔细听讲,这回倒也想起了梅妻鹤子的典故来,不免失笑唤他回头,勒马谈笑。神荼那家伙只是如常不咸不淡望我一眼,眼底尽是无奈。

我抿唇低笑,偏头扯缰策马去,留下喧嚣气焰等他踏。

-
足下结了层霜,我幼时曾崴着脚腕,这回恐摔跌复了旧伤,行得慢了些。好在神荼伸手拉我,若非如此定是赶不及在雪融之前见那梅花。

雪覆山头,裸石披霜,冰结绿萼映得满天云蒸霞蔚,凌寒吐芬,铁骨冰心。

-

他敛了一双碧色眸子放我下来,眼底我见得尽是餍足,提肘横掌替我拂去襟口落灰。我张口欲言,却见得梅瓣带雪扑簌飄至他唇上,玩心乍起于是带了笑意去吻他唇角,缠绵悱恻,薰得一身淡香明媚。

梅是绝色,雪是绝色。

他也是绝色。


——剑挑灯♪神荼视角

——千秋酒♪安岩视角






千秋风月,该当快哉。

评论(3)
热度(12)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