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人间风月事·剑挑灯》

-古风?
-隐四时
-游侠荼x世家子岩

-神荼视角

我不是第一次造访安家的府邸。

幼时师傅仲夜携我,行过灯火阑珊处,遥望城中最气派那家便是安家。安岩出世时举城皆知,贺喜送礼的人排开一字,能拐进那边巷口。我记忆甚深,以至安岩都讶异于我的轻车熟路。
我想,先暂时将其隐埋于心,来日方长,我有的是时间慢慢话他知晓。

归来已是黄昏,用晚膳后安岩便领我去他书房。书房离他的寝室不远,我见他似是不耐烦地挥手遣去侍从,只留我们二人于内。安岩点上盘香,袅袅青烟自金猊口中盘出,熏得鼻端缭绕。仔细闻去却发现和安岩身上带着的清凛味道相近,他冲我狡黠地眨眨眼,开口问我知道香里是什么吗。

我挑眉,凝神嗅那香氛,安岩配的香囊我自然知道里头是什么,可香里却带了些不符他气质的醒神薄凉之息,我估是他稍作调改,掀眸淡道:“主檀,焙以沉香,细辛磨碎和蜂蜜、刺玫压成塔型。”

他半天合不拢口,我心下好笑,唇角也扬起些许。
-
我颔颌假寐,安岩反复看着一份卷宗,显然心猿意马。半晌掐了香步来问我,饮酒吗,可侍从赫然捧着酒坛定定立于门外,我肯首,他拍开泥封分了我一碗。
酒液澄澈醇厚,入口微辛,下喉烫起心头情来,品后回甘。
这当真是安家的佳酿,我恐酒后失言,饮了几碗便作罢,记起安岩喝得比我少,抬头欲问,却见他颊上泛红,分明是不胜酒力。

我话他是时候歇下,他执意不肯,盛着酒兴要和我比划几势。我唤出惊蛰挡他来势,心下无奈看他跌跌撞撞,趔趄难行。

大概是酒酣壮胆,他竟横掌趁我不备劈我腕部,虎口一麻他伸手要夺惊蛰。
我不曾告诉安岩神器认主,他若贸然触碰怕是会被惊蛰妨上好一阵,运势会急转直落。无奈他手距剑柄只有半寸,我恐使力伤了他,只好伸臂把住他肘往自己怀里带,惊蛰锒铛落地,如碎金石之声。

我却无暇顾及,他发梢轻轻擦过我鼻尖,只消吸一口气,肺腑之中便都是他的气息。

安岩清凛如风,带着我从未触及的柔软和暖意,从我身边轰然掠过,将我锢于其中,不能逃脱,我也不愿逃脱。

我执惊蛰挑灯,另手点他睡穴,他便软软倒在我怀里。
抱他回房,从庭院到寝室不过几步的距离,我眼里满满都是他,鬼使神差地我拂去他唇边灰埃,纵然心知他不会知晓,却仍义无反顾地将夜阑凉意和我藏了许久的满腔柔情印在他唇边。

月明庭中,他沉沉睡去,而今夜我将无眠。

Tbc

评论(4)
热度(21)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