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人间风月事·千秋酒》完结♪

-古风?
-四时之冬
-游侠荼x世家子岩

-安岩视角

冬日养得我一副懒骨,鲜少出门,干脆邀了神荼在府上住下,也免得我踏雪四处寻他。

家中纵有万卷书,我却不是那肯读三冬足的性子,只好成日窝在院子里逗雀。
可北地凛冬,雀鸟本栖南方,千里迢迢给我送来却只得一副跟我雷同的恹恹模样,更让人提不起精神来,恨不得瘫于衾中睡个痛快才好。

我本打着这如意算盘,神荼却不许我,说久睡伤身。
他每每都推门来找我,后来我嫌风雪嘈耳不安宁,干脆让他在我偏房睡下。
结果是我清晨会被泛凉的指尖唤醒,久而久之却也成了习惯。

-
银装素裹,这日府上独我欢腾。

恍惚间忆起儿时雪仗,不分由说扯了神荼出门,追逐笑闹一昼,骨子里竟无疲倦之意。我见干冷的白雾蒸腾进空气中,附身拧肩躲过来势汹汹的雪球,手下握实又不堪刺骨寒意,提肘使劲向他颈窝丢去。

殊不知他提膝发足,霎时徒留蓝芒一抹,我却闻得风声乱耳,他赫然立于我身后。面色沉着合口不语,我恐他恼我僭越,忙不迭启唇欲言。

却冷不防被他拍了一脖子的雪沫。
-
冷意自脊髓淌至四肢百骸,我执意要侍从焙酒暖身,神荼不置可否,我就当他默许。
暖酿滚过舌尖,直烫喉头。手足渐回暖,我推给神荼一碗,他接过抿上一口。

抬头刹那我蓦然对上他的碧眸,那眼里分明是我,满满的都是我。
我想,神荼大概也喜欢我。孤山上嬉戏试探的轻吻、仓皇中温暖的胸口,还有朦胧中那个柔情如斯的唇印,无不压抑着心底那份情愫,轻轻地从我身边掠过,要是我不抓紧就会溜走。
纵使有千般质疑又如何?他本薄凉,如今肯为我温柔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踌躇的呢?

于是我笑嘻嘻唤他过来,偏头伸手揽他脖颈,径直覆上他薄唇,将口里的酒渡给他,唇舌缠绵间津液自唇角滴落,腔壁齿关皆不放过。他携着我唇舌给予回应,霎时我心里有点难过,也有点庆幸。

难过他压抑许久,庆幸他终可对我说。

也就是那瞬间我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醺醺地,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因为神荼其人。

-
半晌我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那片温软,一瞬间忍不住去看他,毫无防备地撞进他唇边眼里的笑意中。

原本最后的质疑都烟消云散,我想,他分明也是喜欢我的,怎么能忍着不说呢。

他眼里心中分明都是我,教我如何不爱他。

我斟酌良久,终于开口。



“我有一壶酒,想饮须待千秋过。”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只认你陪我喝。”


千秋风月酿成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end

评论
热度(21)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