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跑姜】饼干公寓二三事·2

   ☆跑跑姜饼人
  
  Attention:沙雕文笔,入坑不久,有bug敬请指出虚心受教
  ***OOC,OOC,OOC
  
  配对(斜杠无意义): 气泡饮/药草  樱桃/草莓  黑莓/樱花 薄荷巧克力/鲜奶油
  
  Summary:当薄荷糖提着行李箱走进饼干公寓的时候,他就没想到前台笑嘻嘻的起司是房东。
  
  
  06
  
  “噢,”樱桃难得双手乖乖搭在膝盖上:“我是真的没想到你还有房车。”
  
  房车的主人起司笑眯眯地坐在真皮沙发上,拿着定型喷雾喷自己的刘海。
  
  薄荷糖乖乖坐在沙发另一边,四处看了看,没看到黑莓:“好像少了一个人……?”
  
  驾驶位传来黑莓的声音:“有事吗?”
  
  松饼哇了一声:“药草你居然让女孩子开车?”
  
  药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一般骑车多,几乎没碰过汽车。”
  
  如果气泡饮在这儿还会帮忙补上一句:“他还没有驾照。”
  
  “没关系。”黑莓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路线规划好了,过多三分钟就到。”
  
  樱花换了身浅粉色的连衣裙,这回坐在沙发上抱着奶油形的抱枕:“原来黑莓你会开车的呀,我还以为你一般被人接送比较多。”
  
  起司的刘海定完了型,这会挨个检查了指甲的彩绘,一边笑道:“她除了汽车驾照,还有轮船驾照和直升机驾照。”
  
  车上一片寂静,薄荷糖和松饼被震撼到了。
  
  
  
  07
  
  薄荷巧克力和鲜奶油邀请他们看的是芭蕾舞剧《天鹅湖》,包厢票,走vip通道,不跟门外其他观众玩儿大排长龙。
  
  
  起司在前头轻车熟路地引路,松饼跟薄荷糖交头接耳。
  
  “你看过芭蕾舞剧吗?”松饼问。
  
  “没有,”薄荷糖抱歉地说:“不过我看过音乐剧。”
  
  “哇,”松饼说:“我都没看过……天鹅湖的剧情你记得吗,我只记得白天鹅化身公主,然后呢?”
  
  “黑天鹅化身她的样子,让王子喜欢上自己,后来白天鹅死掉啦。”樱桃笑嘻嘻地跳出来,风轻云淡地把结局剧透了。
  
  一旁的草莓面上出现了绝望的神色。
  
  “哦,不好意思。”樱桃回过神来,做了个鬼脸。“不过还有很多细节我没说嘛,例如——”
  
  “留着让他们自己看更好,”黑莓打断她:“你们是想自己看吧?”
  
  薄荷糖松饼点头如捣蒜。
  
  樱花在旁边小小声笑了出来。
  
  
  08
  
  入座之后不一会就开场了。
  
  一行饼干坐在豪华包厢里,起司叫了一瓶香槟,想到薄荷糖和松饼没成年,又叫了两罐果汁。
  
  
  两个小朋友拿着果汁站在围栏前,执着地找寻鲜奶油的身影。
  
  “你说鲜奶油先生到底演的是什么角色呢!”松饼兴致勃勃。
  
  “王子吧?”薄荷糖深思熟虑。
  
  翻着场刊的药草面色一滞。
  
  
  
  甫开场就是白天鹅和天鹅们的舞蹈,在清澈的湖边翩翩起舞,配合优雅又活泼的背景音乐。
  
  松饼问樱花借了望远镜去看,发现伴舞里没有鲜奶油。
  
  薄荷糖安慰他:“可能他演王子呢?”
  
  
  又过了一会,王子打猎来到湖边,射伤了白天鹅,薄荷糖和松饼两个人认认真真看王子,发现对方眉目一股英气,跟起司的描述不太一样。
  
  “鲜奶油他温温柔柔的,笑起来可甜了,有时候还会被人认错……”起司如是说。
  
  “呃,那说不定他是黑天鹅的伴舞呢。”松饼说。
  
  
  黑天鹅和伴舞上场了,清一色的小裙子,就没有一个男性,薄荷糖和松饼垂头丧气。
  
  “森林魔王总比没有好呀。”樱花细声细气安慰他们。
  
  
  
  森林魔王的bgm轰隆隆响起,全程只有背影,压根就没个正面。
  
  薄荷糖和松饼四大皆空。
  
  
  这时候草莓突然站起来,三两步挨着围栏,指着舞台中翩翩起舞的白天鹅:“在那儿。”
  
  松饼不信,拿了望远镜去看,笑容消失,薄荷糖也去看,笑容无影无踪。
  
  怪不得之前觉得那个白天鹅的胸有点儿平!
  
  
  翻过场刊的药草早已看穿一切。
  
  
  
  09
  
  “哈哈,没有认出我吗?”鲜奶油笑眯眯:“那说明我扮演白天鹅很成功呀。”
  
  这会儿他把芭蕾小裙子脱了,蹬一条卡其色的七分裤,白色的衬衫打奶油色的领带,简洁又优雅。
  
  “薄荷巧克力还在乐队收琴,应该很快就到。”鲜奶油说,“你们先去前门等他,我去后门帮粉丝们签名先啦。”
  
  
  没过一会带着墨镜的鲜奶油就跟薄荷巧克力到了文化中心前门。
  
  薄荷巧克力提着小提琴箱,燕尾服外套挂在手臂上,站在鲜奶油身边不像个拍档,更像个保镖。
  
  依旧是黑莓开车,一行饼干浩浩荡荡往气泡饮打工的party room进发。
  
  薄荷巧克力听了皱眉头:“他那间party room不算正宗party room,更像酒吧。”
  
  “啊。”鲜奶油说,“我忘了刚搬来两个小朋友。”
  
  他秀气地蹙了蹙眉,旋即又笑了起来:“没关系,把外套换了,穿件成熟点的。还有你,把水手服换一换吧。”
  
  穿着不成熟的热香饼外套的松饼和一看就是未成年的薄荷糖略微不安。
  
  
  
  10
  
  “等你们好久了,要喝什么?”气泡饮说:“庆功嘛,来杯酒?”
  
  薄荷巧克力熟稔道:“单一麦芽威士忌加冰,给他一杯热摩卡。”
  
  “嘿,旁友,”气泡饮抱怨:“第几次了,第几次了?你自己数一数,哪次庆功你让鲜奶油喝过酒。”
  
  “他不能喝酒。”薄荷巧克力说,“威士忌好了叫我。”
  
  薄荷巧克力想站起来找鲜奶油,没想到对方跌跌撞撞趴吧台上了。
  
  喝着啤酒的药草扭过头来一看,深知不妙:“一口就醉,完蛋。”
  
  鲜奶油抬起头来。脑袋上四小天鹅踢踢踏踏。他雄心壮志:“吧台上能跳芭蕾吗?”
  
  气泡饮一本正经地敷衍他:“能能能,你试试看。”
  
  薄荷巧克力面不改色地扯住了鲜奶油,顺便叫了杯牛奶。
  
  药草继续喝他的啤酒:“三房搬来了个新的小朋友,一会记得去跟他打个招呼。”
  
  气泡饮把雪克杯放在一边,挽了挽袖口,笑嘻嘻地对药草说:“你还要啤酒吗。”
  
  药草从善如流地把酒杯推给他。
  
  
   -
  
   薄荷糖和松饼被起司以“未成年不能饮酒”为借口送到了派对房里,两个人喝着果汁吃着果冻面面相觑。
  
  松饼提议唱歌,两个人一首“逃出烤箱”还没唱完,一个金色头发粉色衬衫的女孩儿就喝着啤酒坐在了party room的长沙发上。
  
  女孩明显是喝多了,打了个酒嗝,大声说:“我要代表爱和正义惩罚你们!”
  
  薄荷糖吓坏了。
  
  松饼尝试和她交涉:“你是谁呀?”
  
  女孩儿继续大声说:“我是粉巧克力!”
  
  “嗨,”薄荷糖小声说:“粉巧克力。”
  
  粉巧克力突然委屈起来,泫然欲泣:“为什么我还是单身?为什么我还是没有男朋友??”
  
  松饼和薄荷糖深沉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好半天松饼才说:“你进来的时候看到薄荷巧克力和鲜奶油了吗?”
  
  “看到了。”粉巧克力怔然。
  
  “那气泡饮和药草呢。”薄荷糖从善如流。
  
  “也看到了。”
  
  “可能帅哥都去搅基了吧。”松饼深沉地作结。
  
  
  粉巧克力大彻大悟,参破红尘。
  
  
  
  Tbc.
  
  
  
  
  
  

评论
热度(13)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