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暗夜行路·5》

大家好,我回來了。

  #少女前线设定参考有
  配对:指挥官!神荼/ 战术人形!安岩
  Summary:硝风、人偶与施令者。
  
  
  
  ——Episode5.万物为铜
  
  
  大雨泼瓢而下,浇在教皇裸露在外的导线上,亮蓝色的火花噼啪作响。
  
  
  
  他握住手中的手枪,弹夹内的子弹是满的,系统已经瞄准了AN1209的战术核心。
  

  教皇只消抬起手,扣动扳机,那个战术人形就会在这场狂风暴雨中报销而无人知晓。
  
  
  但安岩的子弹和动作来的都更快一步,竞争者的枪口朝着教皇的战术核心,枪口闪过一瞬而过的光影。安岩如兔起鹘落般跃上掩体,发力跳下,抬腿高劈而落,击中教皇闪身退后的肩膀。
  
  
  “你想得太美了!”教皇喝道,硬生生抗下了安岩的腿击。
  
  
  安岩的右脚跟在击中教皇肩膀的时候发出咔嚓脆响,内骨骼接驳器分离硬化骨骼,在他的脚跟内滑动。
  
  
  教皇的仿真皮肤泛着锈色,但其下竟然装置着抗击打钢板。安岩难以置信地咬牙,小幅度地踢腿,试探着滑出零件的位置。
  
  
  右脚没有分毫回应,埋藏在小腿硬化骨骼内的感测线仍旧运作,但足部失去控制,安岩甚至站不稳,像个破败又可怜的人偶。
  
  
  
  但教皇收敛了他最后的仁慈。
  
  
  大雨倾盆,冲刷着暗锈破旧的废墟,漆黑夜幕中炸裂的电光直欲烧破这天际。
  
  教皇举起M1911,漠然地瞄准了安岩的战术核心。
  
  
  AN1209的内置摄像设备仍在工作,安岩透过琥珀色的仿真眼球直直凝视着教皇。
  
  
  
  对方站在雨里,身形瘦削且高挑,右手以一种莫名的姿态微拱手肘,左手正在扣下手枪扳机。
  
  
  肩部的抗击打钢板、身上携带的子弹数和口粮、右手的姿态。
  
  “教皇”。
  
  
  同步出战信息的线路被切断了,不知名的干扰器如同雨幕中的伞——或者说,马登堡半球——笼罩着废墟。
  
  
  安岩歪着身子,呼吸急促,瞳孔如同人类一般缩小:“你是自动步枪人形,为什么你有两个系统?!”
  
  
  “你果然很聪明。”教皇的话化作音频直接进入他的系统,“不要怕,你和我们一样。”
  
  
  但子弹切破雨幕和空气,带着临别的呼啸。和教皇深蓝且灼热的瞳孔,是夜里最后的两点光。
  
  
  
  <<<
  
  
  “呼叫S...09区总部。”神荼站在直升机内,摁住耳机调整跳伞包,“调整完毕,可以跳伞。”
  
  
  “行。”包妮璐在那边回答,“OTs14和你一起跳,让她飘伞帮你。”
  
  
  被称为OTs14的战术人形站在神荼身边,跳伞包已经整理好了,她把扩充弹匣拍进去,金色的长发挽成髻固定在脑后,颔首向神荼示意。
  
  
  神荼在废墟上方向下看,教堂顶端的白尖一如刺天之刃。他没有迟疑,把枪支固定好,身体前倾,跳下时风声似刀猎猎割来。
  
  
  “指挥官,我是Groza。”OTs14的声音从耳机内传来,被凛冽的风吹得模糊不清,“您的11点钟方位有接近三队的战术人形,检测到有一队是T.H.A的外遣夜战小队。”
  
  
  下落的过程过了约摸十秒,神荼带着夜视镜蹙了蹙眉:“搜索AN1209的坐标。”
  
  
  “没有。”OTs14回应道:“三十四秒前失去了AN1209的信号,消失前他的位置在四点钟方向。您该拉开伞索了。”
  
  
  他们脚下的废墟中建筑密度很高,墙体的石灰和水泥都掉了,留下摧枯拉朽的钢筋直指天际,犹如地狱中挣扎的什么,向着天空伸出手。
  
  
  神荼没有等她提醒,扯下伞绳,黑色的降落伞从伞包内脱出,兜住寒冷且带雨的夜风,让神荼下落的身形一滞。OTs14也开了伞,跟着他一起降落在废墟中。
  
  
  
  
  <<<
  
  
  他是怎么出现的?
  
  
  
  不同于专门为各种枪械直接设定的人格,他的存在不被记录在T.H.A的任何报告上。已被销毁的人形带来F.A.M的人形人格设定方案,他和千余个AI在网络棋盘上车轮战,推断出每个棋盘的下一步、再下一步。
  
  
  “Boring.”龙傲天坐在显示屏前,面容和音频都带着杂讯,“这和技术员随手编的AI有什么区别?”
  
  
  闪光弹。
  
  倒映着天色沉重的铅罐。
  
  
  S11区的枪响,夜遣部队。夜视镜。
  
  
  他跋涉过无穷尽且浓稠的黑暗,被无声无息的刃划烂仿真皮肤,琥珀色的瞳孔无助地睁着,什么都看不到。滴答、滴答、滴答。
  
  
  国际象棋棋盘的倒计时仍在走动,他是黑棋,王车易位吗?对面的教皇虎视眈眈着己方的骑士,最好的方法是走兵。
  思考是他要做的本分,但AN1209才是落子的人。
  
  
  那他是谁?
  
  
  “抬起头,AN1209。”
  
  
  有人在呼唤他。窜入的代码改写他的程序,只要视觉系统聚焦,神荼就是他一辈子的指挥官。AN1209从善如流地抬起头,他借着AN1209的双眼去看——去聚焦。
  
  
  
  然后,梦醒了。
  
  
  <<<
  
  
  “G11呼叫指挥官。”战术人性踩着F.A.M战术傀儡的头,偏头通话,右手扣动扳机,在战术傀儡的核心上稳稳开了一枪,坍缩液爆得满地都是。
  
  “F.A.M还有一个突击小队,目前歼灭十名突击步枪人形、三名步枪人形及擒获五名手枪人形。”
  
  
  
  “完成作战后前来坐标α集合。”神荼翻身越过障碍物,落脚踩到了一片发脆的弹壳:“尝试连接AN1209的通讯频道。”
  
  
  UMP45拿枪托敲爆了夜行定点爆炸机械人,三两下把炸弹引线剪断。G41正在拆除俘虏人形的核心。另一名步枪人形正在扫描战场状况进行备份。
  
  
  <<<
  
  
  正在重启主机。
  ……
  
  正在进行心智备份。
  >>无法连接网络
  
  
  心智备份无法完成。
  >>正在转向本存取。
  
  ……
  
  ……
  
  ……
  格式化进行中。
  进度[1,837,429/7,874,280]。
  
  
  [*以上为2016少女前线夏活剧情原文]
  
  
  “该醒了,AN1209。”教皇说,“或者你更喜欢自己取的名字?‘安岩’。”
  
  
  
  他坐在教堂的窗前,眼里带着教皇一般的仁慈和悲悯,手上拿着破旧的圣经。月光被遮在云后,天空中没有光,只有不断降下的雨。
  
  
  教皇最后看了安岩一眼,收起了“伞”。
  
  
  
  <<<
  
  
  “找到了!”OTs14说,摘下夜视镜:“AN1209的信息源在这里,指挥官。”
  
  
  是废墟的深处,被房屋的断层掩埋着的浅处。OTs14换上防弹装甲,往弹匣内填了穿甲弹,这才开始搬动石块。
  
  
  神荼手上提着枪,缓步向岩石堆走去。有一颗微型定时炸弹的残骸随着OTs14的搬动掉在他脚边,他拿军靴踢了踢,那块残片就滚进了不远处的水坑里,和尘泥一起睡着了。
  
  
  Groza拍了拍AN1209的侧脸,战术人形的头颅挨向一边的瓦砾,显露出被人一枪打爆的左眼。铜色的机体液从仿真眼球的连接处爆出来,淌在他的左侧脸上,弹壳泛着焦黑,卡在了AN1209的眼眶处。
  
  
  
  神荼啧了一声,脚步顿了顿,提着枪指着AN1209的战术核心,撇了撇下巴示意Groza开机。
  
  
  耗时不长,AN1209的半截身子仍然埋在水泥板下,这片遮掩太过刻意,就像是敌人特登拙劣地掩人耳目一般。人形仿真皮肤带着硝灰和磨损,单眼紧闭,左眼破裂的仿真眼球无神地看着神荼。
  
  
  战术人形会有灵魂吗?他问。 他们有触觉吗?会痛吗?
  
  
  神荼退后了半步,准星却仍然径直指着安岩的战术核心。一旁的OTs14装上垂直握把,透着红点瞄准镜,枪口指着AN1209的心口。
  
  
  如果F.A.M的战术人性把AN1209的系统入侵更改,那么面前这个人形与T.H.A的信息总库连接时,T.H.A的作战信息将会出现无可挽回的损失。
  
  
  
  雨还在下,淋湿了OTs14和神荼的头发。 水珠顺着夜遣军服的防水层向下滴,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还有雨落在安岩破碎的仿真眼球内,激不起亮蓝色的电流火花——左眼的供电已经被切断了。
  
  
  
  
  死寂。
  恍若普朗克之墙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有什么消失了,又有新的东西出现。
  
  
  安岩的右眼瞳孔涣散,过了两秒才聚焦到神荼身上。他试着动了动身子,大腿以下的内外骨骼都无法操作。
  
  
  
  他的眼睑合上,又睁开,雨滴跌碎在脸上,但战术人形感觉不到冷暖。
  
  
  
  
  “AN1209重启完毕。”他说,直直看着神荼,“指挥官,记忆模组受损,请求维修。”
  
  
  神荼的枪口挪开了。OTs14的枪口也随之挪开,她把枪背到身后,单膝跪着把安岩拉出来。
  
  
  “战役胜利,神荼。”安岩说,松开紧握着的右手,一个定位遥控器掉了出来,红色的点远离着废墟,向着S07区进发——是教皇。
  
  
  
  “下一次战役也一定会胜利,指挥官。”
  
  
  
  -tbc

评论(8)
热度(75)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