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贝莫】《Mark of Flower》

        写在开头:我想要评论(

  attention:低俗,真的极度低俗,没有丝毫美感。OOC
  配对:牛郎!Ludwig/牛郎!Wolfgang
  Summary:莫扎特只是坐在钢琴前,披着一层薄薄的金纱,沐浴在灯光下弹琴。而贝多芬坐在他旁边。
  

  
  
  -
  
  “喂,Wolfgang,到你准备咯。”穿着修身马甲的后勤人员碰了碰莫扎特的手肘,对方正在捣鼓他一身的饰品。

  
  
  “嗯嗯,”Wolfgang叠理好金色薄外套的袖口,低头把领口的细线系成精致的蝴蝶结,撤去束着头发的红绳,及腰的粉发哗啦一声就散下来。
  

  
  Wolfgang——莫扎特显然很满意这个效果。
  他抿着那条红绳,反手束起一个高高的马尾,挣扎了一下发现系不起来,手肘戳了戳旁边穿着浅灰色衬衫的白发男子。
  
  
  对方转过头来,莫扎特叼着红绳唔唔呜呜地比划,白发男子的眉头皱起来,把那条红绳抽出,帮莫扎特扎上头发。
  
  红绳末端的流苏垂下来,悠悠地晃着。
  

  
  
  “谢啦路君!”莫扎特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贝多芬摇摇头,板着脸整理自己的领口。
  
  “唉?”备演后台的灯光晦暗,莫扎特凑过去看贝多芬,后者挣扎着想要多扣一颗银纽,被莫扎特摁住了手:“路君你领口开得太小啦!这样可没看点喔。”
  
  “沃尔夫。”贝多芬抱臂,单手扯松藏蓝色的领带:“你穿的这是什么,太……花枝招展了。”
  
  他口中的沃尔夫眯起眼睛笑,金色的薄外套下分明只有一件几乎不存在的底衫,怕是应的老板的要求。莫扎特化了妆,眉型俊美,眼若繁星,涂了玫瑰色的唇釉,下唇上吻贴着亮晶晶的金箔。
  

  
  莫扎特却似乎挺喜欢这身装扮的,他食指点上唇瓣,捻了一小块金箔送到贝多芬眼前,笑道:“是食用金箔,尝一口呀,路君!”
  
  
  后者皱着眉头把他的手推开,莫扎特嚷嚷着“一直皱着眉头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一边去掰他眉心。
  贝多芬忍无可忍,摁着莫扎特的肩膀凑过去低声道:“谁要她们喜欢了?”
  
  
  
后勤人员走过来的时候看见头牌Wolfgang和他的好兄弟Ludwig正在你一拳我一脚地妖精打架,手忙脚乱了半天,总算把他俩分开送上了台。
  
  
  莫扎特步伐轻快,金色的薄外套就飘扬起来,恍若彩蝶的羽翼。他花哨地鞠了个躬,台下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依稀能听到有女声撕心裂肺地高喊“Wolfy!!——”

  
  
  他眯起眼来,露出虎牙笑了笑,然后轻盈地坐在了琴凳上——面前是hayama的白色三角钢琴。
  
  灯光骤然暗下,追光打在他身上,大厅里酝酿着纸醉金迷的糜颓来。他开始弹琴,小星星,dol dol so so la la so,大家耳熟能详的曲子。
  
  莫扎特闭着眼,似乎陶醉于这音律中——变奏。他加入了现代音乐的技法,落音更轻快了,指尖在琴键上来回跑动,连贯而优雅。
  
  
  灯光随着音乐逐渐明快次第亮起,最后排的顾客们也能一睹她们亲亲Wolfy的尊容——青年的粉发高高束起,眉眼温柔缱绻,眼角用红粉勾出上挑的眼型,唇瓣红润且贴吻金箔,薄金的外套下隐约能看见少年人简洁的轮廓,他只穿一条黑色的短裤,腿搁在黑色的真皮琴凳上,赤脚踩着踏板。
  
  他是精灵吧,不然怎么会比女孩子还好看。坐在前排的女人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有意向莫扎特抛了个情迷意乱的眼神,对方侧过头发现了她,眉眼含笑,权当是回应。
  

  
  灯光却骤然熄灭。
  
  
  
  观众席上的女人们发出低低的问话,莫扎特的琴声却愈来愈快、愈来愈快——!
  
  灯光闪烁,低声部兀然切入另一个旋律,白发的男子颔首,神情专注,坐在莫扎特的身边,伸手解开莫扎特的红色发绳,粉色的长发哗啦一声散落下来。

  
  他穿着铅灰色的衬衫,领口敞开,藏蓝色的领带凌乱,碧绿的眸子专注地看着琴键。
  
  
  “Ludwig!!Take My Heart!!!”混乱中有人高声尖叫,随即便有人高呼莫扎特的花名,于是旋律中贝多芬和莫扎特的名字此起彼伏。
  
  
  莫扎特高声部的旋律行云流水,偶尔花哨地加个女孩子们都喜欢的装饰音——更富丽堂皇。他侧过头悄悄地跟贝多芬说:“路君,叫我的名字的人更多喔——”
  
  尾音刻意拖长了,贝多芬没理他,低声部是主旋律的模进。莫扎特就凑过来,赤裸的膝头隔着西装布料抵着贝多芬的,声音缱绻又轻快:“路君,不服气吗?”
  
  
  “不要吵,沃尔夫。”贝多芬蹙着眉继续弹琴。
  
  莫扎脚下跟他的路德维希抢踏板,贝多芬怕踩到莫扎特的脚,一时延音踏板没敢踩下去,莫扎特就得逞地笑起来,颇有些心照不宣的意味,帮贝多芬踩下延音踏板,每次再踩都对着节拍。
  
  莫扎特的黑色短裤是真的短,大半条腿都露在外面,这会贴着贝多芬的,发尾在贝多芬的臂弯扫。
  
  结尾的音没几个,他把连音改成琶音交给右手,左手去戳贝多芬的腰——没戳着,落在某个令人尴尬的位置。
  
  贝多芬的非连音停了半秒钟,带着咬牙切齿般的重音姗姗来迟。他侧过头瞪莫扎特,后者海蓝色的眼睛笑着看他,玫瑰色的唇弯起来,冲贝多芬做了个口型:“你不想做吗,路君?”
  
  
  天旋地转,灯火辉煌,女人们铺天盖地的尖叫和欢呼淹没他们,樱色的花票带着他们的名字纷纷扬扬落下。
  

  
  
  
  莫扎特笑着鞠躬,半途被贝多芬拖走,跌跌撞撞地闯进某间开着灯的空房,门被啪的一声锁上了。
  

 

 

>点我看激情妖精打架

 

 

 

 

(我碎碎一个念。这篇车半夜开到三点半,我是真的招架不住,错字大概还会有,看到一半出现错字很萎我知道,可是我也不想捉了……希望大家吃得开心,我去再睡会儿。)

 

 

如果你也是贝莫girl,请加入818052044,就是个贝莫群。大家群里用爱发电还有好玩的小游戏,进群相册里的粮任你吃!818052044!818052044!818052044!心动不如行动,看完这辆车你还不想进来玩吗!

(hard sell

评论(10)
热度(13)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