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II◆A dance,PLEASE!》完结

*111fo点梗

*哈利波特(HP)设定

*鹰院第一荼X狮院级长岩

*完结

*@碧落 点梗【HP】&@农夫山泉有点咸 点梗【交谊舞】

 

 

 

O<<<2 “来跳舞吗!”

“当然,我是说,是罗平叫我来的。”安岩紧了紧颈间黄红二色的围巾,单手抱着书,另手从袖口里摸出个小羊皮的袋子:“债主和负债人最好不要相见,你知道,我那位伙计……借口多多。”

 

当然,即便你和神荼不想相见,也不是让我在寒风凛冽的十二月大清早跑来拉文克劳塔楼的原因,安岩暗地里说。

 

神荼低声应了下来,伸手接过安岩递来的袋子。

安岩早就看厌了塔楼附近飞往飞来的孤鸿,这会正悄然打量着神荼:他在巫师袍底下套了一件藏蓝色的V领毛衣,银蓝条纹的领带打得整齐,线条明朗的下颌微颔,那双玻璃似的蓝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盯着自己看?

 

可怜的狮院级长如梦初醒,尴尬地眨眨眼,磕磕巴巴地岔开话题:“打开看看,你不怕罗平给少了子儿?”

 

啊哦。想来精明的拉文克劳自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安岩说完就开始后悔了。而神荼挑了挑眉,开口反问:“你会给少还钱的人跑腿?”

 

 

戴着金丝眼镜的小狮子不好意思:“呃,说实话,我没数过——不过,罗平说有一百一十一个金加隆,叫我们改天去破釜酒吧喝点什么,算他请客。”

 

他斟酌一会,觉得对方不像是会去酒吧的人,又诚挚改口道:“当然,光顾蜂蜜公爵糖果店也不是问题,对吗?我顶中意他家的南瓜蜂蜜软糖,你呢?”

 

神荼似乎弯了弯嘴角,扯松了自己的领带,这才不紧不慢地摇头:“我不怎么吃甜食,不过家人喜欢。”

“哇哦。”安岩配合地扬起眉毛:“听起来你像是有兄弟姐妹?”

 

秦家在巫师界算是小有名声,安岩自然有所耳闻,但却没有深入探究这一家子华裔巫师的事。神荼这个看似高冷的拉文克劳没有把他拒之门外,简洁道:“有个幼弟,今年入学。”

 

“秦家的小伙子?我想想,进入蛇院第一天就和獾院闹事扣分的那个阿赛尔?”安岩随口说道,神荼却冷着脸点了点头,让他不禁吃了一惊:“不是吧,我还以为你家人也会进拉文克劳。”

 

这话的确没有什么逻辑性。神荼眉眼微敛,轻轻摇了摇头,安岩也不好再说什么,略感尴尬地挠了挠头:“你们巫师家族就好了——像我,父母都是麻瓜,当年猫头鹰叼着信大半夜往窗户上撞,伙计,你知道多少邻居过来投诉吗?”

 

“你的父母都是麻瓜?”神荼突然抬起那双蓝眸看着他,语调有些生硬。

 

安岩的肩膀似乎低了一点,那双神气十足的琥珀色瞳孔被睫毛的阴翳盖住了——神荼现在才发现——这只小狮子长得清秀又俊朗。好半晌对方才笑道:“你想说mudblood?哎呀放宽心伙计,我不把这当回事——那些笑我的蛇院混血种,他们连级长都当不上呢,我比他们厉害多了……”

 

神荼冷硬的唇线有些松动,他无措地抿了抿唇,心想这只小狮子耷拉下来的语气早就把自己出卖得一干二净。反倒是一只委屈又倔强的小猎犬——跟自己幼年养的那只有点像。

 

今年的天气冷得早,在早晨的寒风中冻晕了头的安岩,显然没瞧出面前这个精明谨慎的拉文克劳在走神。“当然,一开始还是有些——怎么说?我与魔法生来无缘的感觉。不过这都是废话!”他抬手揉了揉鼻尖,想要尽快结束这场尬始尬终的对话:“嗨,愣着做什么。一会该是魔咒课,你去拿书吗?”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结束这场谈话,沉思片刻道:“我回塔楼拿书。”

安岩从善如流:“那我去礼堂,回见。”

神荼却在转身的一瞬叫停了他:“Mint,lemon or wood sage?”

安岩愣了愣,不假思索道:“Wood sage… For WHAT?”

 

[薄荷、柠檬还是鼠尾草?]

神荼道:“You’ll know it.”。说完就径自离去,巫师袍在寒风里挥成一个猎猎的弧度,英姿飒爽。安岩也抱着那本《中级魔咒运用》在寒风里朝着来路走去,一边不住嘟哝着:“果然是个拉文克劳,情商低得别具一格!”

 

 

 

<<<

似乎一日三餐是安岩在霍格沃兹最为盼望的时候,虽然这个事实有点颓废和不思进取,但事实的确如此。

 

“我说,伙计,已经是十二月了。”斯普兰蒂坏笑着搭上安岩的肩膀,手里摇摇晃晃地端着杯苹果汁:“没点表示,嗯?”

安岩熟练地把对方的手肘推开一点,口气敷衍:“哇哦,你是在暗示我给你买圣诞礼物吗——笑话商店的爆炸糖果如何?我想很适合你的口味,不是吗。”

 

银杯装着的苹果汁摇晃了一下,在容器上划出一个圆润精致的弧度,又化作液滴掉进杯中。斯普兰蒂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铅灰色的眼里全是不满:“亲爱的级长,我宁愿收下小美女送我的手织毛衣——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的情商跟拉文克劳一样低。”

 

 

“你的小美女在呼唤你——哦,还有她手中的胡萝卜蛋糕。”安岩语调真诚,“好运,伙计。你今年圣诞还是回家?”

斯普兰蒂笑得春风满面:“Of cause not!我要和我的小美女浪迹天涯啦。顺便,亲爱的级长,祝你享受在霍格沃兹的第五个圣诞——至少你只要想一想,就一定能吃到热腾腾的烤火鸡,不是吗?”

 

带着金丝眼镜的小狮子这才幡然醒悟,圣诞节要到了——圣诞树和金闪闪的装饰挂满公共休息室,无数巫师女巫手拉手,在对方被寒风吹得有些发凉的面颊鼻尖上留下亲吻的节日真的要到了。

 

他的父母早在他入学的第一年离异了,圣诞即便放假也无处可去——莫非要千里迢迢回到故乡喝西北风?

所以我们的狮院级长每年都选择留在霍格沃兹过圣诞,即便千万本院他院的巫师邀请他来自己家中做客,意志坚定的小狮子都是一口回绝。

 

——对外的原因是:外头实在太热闹了。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他要趁机好好读读书。一直身处在热闹之中,冷下来也不错,他想。

 

<<<

平安夜。

 

轻灵的颂歌在霍格沃兹上空飘荡回响,蜡烛永燃的幽光照亮黑沉的湖水。于是雪花自漆黑的云端如约落下,跌在不知谁的发旋,不知谁的肩膀。

 

午后下课没过多久天就黑透了,安岩途径长廊,鬼使神差地停在原地。他伸出手,一片雪花轻盈地停驻在冻得发红的指尖,很快就被体温融化了。

还有我的手里,他想。

 

 

“级长,再不回宿舍洗澡就要排队了——”前方有个狮院的小伙子远远朝他喊。

安岩回答道:“我很快来!”于是把那融掉的雪花攥在手心,揉了揉冻僵的鼻头,小跑着往格兰芬多宿舍的方向走去。

 

“有什么能比冬日的一个热水澡更让人心情愉快呢?”男子浴室里水汽蒸腾,他餍足地擦了擦头发,觉得发尾有点过长——过几天要找个时间剪掉。洗完热水澡的小狮子换上巫师袍,准备迎接圣诞前最后一个无比盛大的晚餐。

 

 

不只是格兰芬多休息室,就连礼堂内都装饰着高大翠绿的圣诞树。使了点小魔法的星星在树顶大放异彩,蜡烛点燃了橘红耀眼的灯光,高悬长桌上方——就连礼堂的窗户都上了一层彩漆。

安岩一路走来忙着跟人打招呼,獾院狮院的已经够他喝一壶了,好在鹰院和蛇院不会有人冲他say hi,不然他光是想对方的名字就要想到头疼。

透明壮实的幽灵飘过来,冲他摘头示意。安岩哭笑不得道:“平安夜快乐,差点没头的尼克。”

 

当然,等我们可怜的小狮子好不容易挤开人潮坐到长桌边上时,他顶顶钟意的蒜蓉面包早就被抢空了。斯普兰蒂坐在他对面,手里抓着最后一条面包,露出了一个善意又关爱的笑容。

安岩感觉如梦似幻,夹了两三个鸡翅,倒了一杯橙汁,开始思考人生。他的思路从为什么蒜蓉面包这么受欢迎,一路跑偏到蛇院和狮院是怎么结仇的,最后甚至发展到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恋情发展。当斯普兰蒂和江小猪跟他say bye的时候,整个礼堂只有几个人仍在座了。

 

 

 

走神半天的小狮子开始啃冷了的鸡翅膀,有个巫师却从拉文克劳长桌那边向狮院长桌走来,最后停在他身边,一如既往冷声道:“有人坐吗?”

安岩专注地啃鸡翅,摇摇头,对方就拉开椅子坐在了他身边,从不知何时又满了的面包木篮里拿了条蒜蓉面包放在他的盘子里。

 

“你不回家过圣诞?”安岩知道旁边坐的是神荼——那股脖颈和腕间散发着的雪松味淡泊又孤清,实在好认。

 

神荼把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按在桌子上递给他:“圣诞礼物,Merry Xmas.”

安岩总算解决了那只鸡翅,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和手,这才从怀里也掏出个银蓝包装的信封,忙不迭回道:“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神荼目光低垂,直直落在自己的礼物上:“打开看看。”

 

安岩从善如流,从边角位沿着不甚明显的纹线刮开包装纸,内里显然是迷雾与香气公司的新款,Autumn LIGHT X wood sage 款,价格不菲。香氛由银白色水滴型的琉璃容器承载,近十毫升的清澈液体散发着明亮又温暖的莹光。

容器顶端有条银链,神荼侧过身来,探开那条冰凉细腻的银链,将其挂在安岩的脖子上,无声地弯了弯唇。

 

小狮子这会有点发懵,极大程度上是被神荼的美色引致的。

神荼难得地多说了几句:“迷雾香气的秋日轻香,本来想送你木质香的。”他顿了顿,似乎又笑了一下:“不过你说喜欢鼠尾草。”

安岩受宠若惊,十指紧张兮兮地轮番做着伸展运动:“伙计,迷雾香气的香水的价格可不便宜,你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岂不是显得我有些……”

神荼轻声打断他:“A dance, please.”

安岩笑了笑,回应道:“A dance,PLEASE!”

 

舞是神荼邀的。他伸出左手微微欠身,五指紧紧扣住安岩回迎的指尖,两个人单手拉开,舞步悄然开始。

 

 

步伐刚开始时有些紊乱,但很快安岩就跟上了神荼特地放缓的节奏。对方似乎是跟着虚无缥缈的颂歌起舞,步伐轻盈又灵巧,二人在千万烛光里十指相交,温暖的暖橘色灯光把他们的眉眼和唇线染得缱绻无比。神荼左脚前移半步,同时右手虚虚揽住安岩的腰肢,安岩无师自通地向后弯腰,线条优雅又悦目。

即便二人仍在舞蹈,安岩还是有些紧张:“那什么,伙计,快到宵禁了。”

神荼抿唇片刻,才轻声开口,说的是毫不相关却又一箭穿心的话。

 

 

在月光透过五彩玻璃照进礼堂时,在千万烛光柔和了二人思绪时。

那双玻璃般透彻又深沉的瞳孔直直对上安岩琥珀色的眼睛,而蓝眸的主人轻声说。

 

“我以为我们在谈恋爱。”

 

 

 

<<<

当然,这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我们的小狮子成功地当上了一名傲罗,在魔法事务司与他的男朋友共事。

 

 

似乎是某年的圣诞节,二人忙里偷闲在伦敦的房子里休息。

 

安岩穿着酒红色的衬衫,衬衫领口解开了一颗银色纽扣,衬得颈部皮肤白皙极了。这只从霍格沃兹毕业多年的小狮子隔着金丝眼镜,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似乎在想些事情。

而他精明缄默的拉文克劳男朋友洗完了装载圣诞大餐的碗碟,就势坐在他身边,撩开小狮子额前细碎的褐发,吻了吻他额角:“在想什么?”

 

记性不好的格兰芬多皱着眉头,认真地扳手指:“我是怎么被你泡到手的?”

拉文克劳握住了小狮子的手,十指相扣,低声道:“一瓶情侣香水,亲爱的。”

 

 

 

-end!!!

-神荼最后还是回家过圣诞去了。
-安岩的礼物是情书。
-阿赛尔:无辜闹事的龙套群众。
-罗平:欠钱拉红线。

-你们发现了吗,其实拉文克劳的情商并不低。

-噢,还有,并不相关:祖玛龙的海盐鼠尾草真好闻。

评论(47)
热度(71)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