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暗夜行路¹》

大家好,我是死于脱发和微积分入门的七多。
(我才十六岁,我好累)

因为全文到下辈子都不会有,所以把写了的东西丢出来先。
(免得我不记得了)
怎么说呢,这次的更新……呃,你们当预告看也好,当彩蛋看也罢。我感觉这些东西挺重要的,但是我也写不出它的重要性……拉倒,我去读书………………

     #少女前线设定参考有
  配对:指挥官!神荼/ 战术人形!安岩
  Summary :硝风、人偶与施令者。

   *时间设定在AN1209初战后

  ——Bonus1.时代的弃子
  
  
   “神荼,人形是没有自由的。”

        他说,“我们没有这个权限,每次出战之后信息库都会被T.H.A的主机同步,就连你经过路径点的时候吃的是什么口粮,甚至用了多少颗子弹技术人员都知道。”
  

  战术人形面部的仿真皮肤带着硝灰和磨损,右眼的眼神迷离又疏远,仿佛阔别多年的旧友,却又像素昧平生的路人。
  

  
  “他们本来就没有自由,而我——”
  

  
  战术人形突然停止了他的言论,维持着荒谬又可笑的口型,半晌才说:“你看,我的权限被管制了,现在只有B级,有些东西我说不出口——哈哈,就算我说出来,你也不一定有权限听。”

  
  发起谈话的人形僵硬地躺在维修平台上,左眼的仿真眼珠被人一枪打爆,焦黑的弹壳被不知名的力量阻挡在名为“眼眶”的住所,让战术人形的头颅幸免于难。
  

  
  “我们是工具,被制造出来只是为了战争和阻止战争。”人形轻声说,语调近乎梦呓:“我们会端枪、会上膛和扣动扳机,甚至可以精确无误地掷出杀伤榴弹……这些就够了。”

  
  人形仍在说着,仿佛所说的一切不是出于他的意志,而是一段被冠以“不播放就无法待机”名号的录音。
  

  他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他被销毁,作为一个工具,他涉及了太多战争背后的动机和目的。
  

  
  但所有的监控都被不知名的权限关闭了,仿佛战术人形是垂死的国王,而这间维修室是他最后的国土,他看着神荼的眼睛——或许他看不到,或许他并没有注视着那里。
  

  
    
  “我们只是作战工具,为什么要装上类比感情的模组?”
  

  
  是所有战术人形试图涉足又退缩的禁地,也是所有踏入禁区之人所重蹈的覆辙。
  

  
  显示屏上,代表着AN1209的机体内液变动的曲线没有过大的波幅,仿佛这句质问在他的灵魂中排练过千万次,而对神荼的问话是他青涩的初演。
  
  
  
  “我除了你给出的指令之外,什么都没有。作为负责网络战的战术人形诞生在了没有网络的世界,”
  

  战术人形的双目直视着神荼,尽管四肢都被禁锢在维修平台上,他却带着神明般的无畏。

  他执拗地重复了一次。
  

  
  “……除了你给出的指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
  
  
  
  

<<<
  

   他坐在沙发的对面,在失控的嘈杂中聆听着你,也许是喜欢你,也许是喝醉了,也许两者都是。
  

          也许你只有今夜的时间。*


          也许在枪声下,你已经没有时间。




*少女前线-周六夜狂欢

.TBC.

评论(7)
热度(96)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