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柝七響。

七多,一个瞎写文的。

【荼岩】13望舒《你不是剑纯吗哪来的镇山河》

好了,这回是真的没有存稿了……

 

第十三章望舒

秦穹没有等来五毒奶妈的回应,凭着队长的权限干脆利落地把这个不靠谱的奶毒踢掉了。安岩刚开始还想说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但再看一眼团队频道的发言记录就怔住了。

故意的?

 

什么意思。安岩纳闷,难道秦穹看出那个奶妈是在假装卡掉线了?还是说那个毒太是故意冲上前让风劈死的?他想了想,又觉得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干脆再往游戏界面里看。

秦穹这时已经把轻袂承秋拉进了队伍。轻袂承秋在他入帮之后告诉他不少关于天徽的事儿,科普程度五颗星。安岩也大概知道了这个妹子单修离经,也就是治疗心法。

奶妈进组,五个人都是老手,一遍就把老三给过了。

 

那两个dps在团队里说了一句辛苦就退队了,留下叶山宕、秦穹和轻袂承秋三个人杵在副本里。安岩看着轻袂承秋和秦穹两座雕像似的站着,莫名地觉着尴尬,操纵着叶山宕刚想传送出副本,只见团队频道又是一条信息。不看就算了,一看把他都怔住了。

 

[团队]轻袂承秋:秦穹哥哥,那个奶毒查出来了,是帝晖的散号。

 

 

坐在电脑前面的安岩愣住了,一瞬间似乎还有惊讶。他花了半分钟平复心情,这才在团队频道里发问。

[团队]叶山宕:那个毒太,是帝晖的人?

对方几乎是同时就答了一句“是”,安岩干脆把键盘一拍鼠标一丢,然后小小地后悔了一下,伸着手臂把鼠标够回来继续打字。

[团队]叶山宕:我去,不至于吧?帝晖为什么连我……们做个日常都要派人来看着?他们闲得慌吗?

[团队]秦穹:你以为呢。

 

这回安岩是真的有些愣了,隐隐约约还带着点恼怒。

 

他本来以为在罗兜装饭和轻袂承秋的介绍下,自己已经对天徽和帝晖的恩怨情仇有了足够的了解,也有了足够的准备。但他并没有想过帝晖对自己,又或者说,对于这个奇遇的执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安岩想问帝晖会不会太浮夸,不就是个日常吗还派人来监察、他还想问这个毒太又是谁,帝晖派他过来给自己做日常添麻烦简直太幼稚了。可句子就在脑子里,手指却不受控制地摆在键盘上,字母都敲不下去。

但更让他心神不宁的是秦穹的那一句“你以为呢”。他左思右想,似乎觉得自己不知道两个帮会之间的恩怨实属正常,这句话倒显得他无知幼稚了。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打下一行字。

[团队]叶山宕:我知道了。

 

这句话敲完,安岩就按下了回车。也没管人家给了什么回应,干脆利落地就把游戏退了,趴回床上思考人生。思考了一会,再一看手机提醒,原来今天下午有课,干脆拉着做完了美人图的小猪去上课。

 

-

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三四点了,安岩最近不打算吃泡面,干脆把单车取了和小猪又直奔STAY咖啡馆,美其名曰蹭一蹭wifi和小猪促膝长谈,其实心情并没有他假装的那么轻快。

咖啡馆里的灯光还是比较暗的,江小猪喝着摩卡没看安岩,低头刷着qq。安岩定睛一看,这家伙还在看天徽帮会群的消息。他迟疑了一会,也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看——天徽群里的消息没引起他的兴趣,倒是轻袂承秋小窗敲了他几句。

之所以他认得出轻袂承秋的qq,是因为这妹子的id干脆就叫轻袂承秋了。

轻袂承秋:我知道这件事情可能对你来说,有点难以接受,但帝晖的做派就是这样。

轻袂承秋:加入天徽之前我们把其中渊源跟你说过了,但如果现在你后悔了,要退帮,我们不会阻拦。但唯一可惜的就是那个门神buff。

 

安岩看的哭笑不得,他自认对两个帮会之间的恩怨情仇一点兴趣都没有,心想自己不过是第一次接触这么高大上的帮会,掐个架还带派卧底的,是个正常玩家都难以适应。更何况秦穹那句话让他心头一时火起,这才意气用事,说起来的确还挺幼稚(。)

打着哈哈回复了轻袂承秋两句,这事才算作罢。

 

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心结,安岩的心情莫名舒爽。刚想跟江小猪说去撸个串,又想起自己昨天喝的不省人事要多衰有多衰,瞬间就有点窘迫,只好干咳两声掩饰了过去。至于晚餐,在食堂草草解决了,两个死宅就飞奔回宿舍继续肝基三。

 

 

谁知刚推门进去,就看见龙傲娇顶着一头白毛在擦桌子,见到他们开门扭过头看了看,然后回头继续擦他的桌子了。

安岩江小猪:我们没桌子好看吗????

 

他们把挎包和钥匙都放下,龙傲娇把布洗干净挂回卫生间里,这才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扯了张凳子坐下,打量了一下江小猪和安岩的电脑屏幕,这才噙着笑问:“你们还在玩剑三?”

江小猪应了一声,然后又扭头看会屏幕。

剑三里玩家之间可以互相切磋,只要对方同意切磋就会有一个写着“战”字的大旗直直插在地上,玩家也就把切磋称为插旗。江小猪操纵着麻猪豆腐就到了老长安的切磋区,美其名曰要和“受过大佬调♂教”的安岩好好插旗切磋一番。

 

谁知道刚要发起切磋请求,江小猪和安岩却同时收到了好友请求。

【玩家[杨时]请求加您为好友】

那个杨时赫然是一个长歌的成男,一身文王套,pve装分挺高的。这会儿龙傲娇操纵着杨时在麻猪豆腐和叶山宕旁边打起坐来,俨然一副看着他们切磋的样子。

安岩和江小猪都向龙傲娇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后者笑了笑,冲他们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的电脑屏幕,杨时打着坐等着看他俩插旗呢。江小猪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安岩比他好一点,眼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

只听见龙傲娇动了动键盘,杨时就在近聊发了一句话。这句话在游戏里是以文字泡的形式显示出来的,可安岩和江小猪却是真真切切地听见了龙傲娇语气调笑道:

 

“怎么,你们玩剑三,我就不能玩?”

-tbc

 

评论(2)
热度(14)
© 寒柝七響。 | Powered by LOFTER